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闻边缘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八十一章:差距

第八十一章:差距

“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饶是这般状态下心理素质极强甚至偶尔会恶作剧般调戏季梧桐的叶夕闻言也是有些慌乱,慌乱到她甚至没有第一时间抽出自己的手,而是用大到有些不自然的声音叫道,头微微偏向侧面,没有去看对方现在那比自己镇定不了多少的样子。

季梧桐也是被自己刚才几乎下意识顺口说出的话吓了一跳,他立刻摇头解释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人命关天,比起一颗药来你自然值钱很多啦,虽然你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不如极不稳定性啊,有致命危险啊,但是关键时刻也能当做救命稻草之类的……”

叶夕轻咬着嘴唇,面色微红的垂着眸子,没有理会对方习惯性的调侃,反而在沉默了一下之后忽然抬起头来,板着脸问道:“还有么?”

“还有什么?”季梧桐一愣,他刚才一直盯着女孩垂下视线时那修长的睫毛,一时间有点没有反映过来。

叶夕微微蹙眉:“除了你刚才扯的那些蛋之外,还有其它的理由吗?”

“其它的理由啊……”季梧桐沉吟了一下,随即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看啊,听老张说在咱们边缘人的圈子里你也是大户人家出身,那家底肯定得贼丰厚了对不对,你拿着这个,万一出点啥事却不幸没死成,那你家人是不是得特别感谢我呀,这么算下来的话……”

“行了。”叶夕哼道:“事先说好,我可不会觉得自己有欠你什么人情,算起来我都救过你几次命了。”

季梧桐晒然一笑:“那就算扯平了吧,当我还一次您老人家的救命之恩,鼓励你再接再厉。”

果然,他刚才胡诌句是真的……

叶夕叹了口气,随即挑眉看着季梧桐:“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松手?”

“什么松……呃!”季梧桐也是面色一红,赶紧松开了叶夕的手:“所以赶紧拿着。”

少女却是摇了摇头:“不用。”

“嘿我这暴脾气!”季梧桐虎着一张脸:“想还人情都不给我机会是不是?”

“我没说不要,其中一颗已经是我的了。”叶夕白了他一眼:“不过就放在你那儿好了,万一什么时候我遇到危险了,自己可能也来不及吃,让你从我口袋里找的话,要是那会儿状态不好被你占便宜了怎么办?还不如到时候让你直接喂给我。”

【你倒是不怕老子喂你的时候占便宜哈……

季梧桐一脸不爽的想着,很是坚决的摇了摇头:“少说那些没用的,你这pad身材我才没兴趣占便宜,你还是拿着,万一出什么事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你也好让别人帮忙。”

“不要。”叶夕转过身去,一边往逆风的大厅里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不就好了?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你又不在,就是你的责任。”

“喂!你这个女人不讲道理啊!!”季梧桐在他后面叫着,叶夕却是充耳不闻,直径推门走了进去,头都没回一下。

季梧桐就这样傻愣愣的一个人站在门前,一脸头疼地看着手里那颗晶莹剔透的糖果。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怎么就出事了我不在就怪我了?神特么逻辑啊这是,大小姐都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那家伙平时也没有个大小姐的模样啊,唉,既然这样的话……

季梧桐把假死糖重新放回了罐子里,随手揣进口袋,愁眉苦脸地摇晃着脑袋也走向了大门,嘴角却莫名其妙的勾勒出一丝笑意……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离开你身边好了。”他轻声自语道,在推开门之前调整了一下表情,随即吊儿郎当的吹着口哨走了进去。

柳璃就坐在前台,难得没有趴在那儿呼呼大睡,看到季梧桐进来后忽然问道:“我说季大哥,那个,叶姐咋了?”

季梧桐一愣:“咋了?”

柳璃琢磨了一下,摇头道:“我也说不好,刚才她进来的时候脸上似是生气似是笑的,我跟她打招呼都没听见,是不是你又惹她生气了?”

“没有……吧……”季梧桐不太确定的说道。

“我跟你说哦!女孩子可是很敏感的,有时候你觉得没有欺负人家,但其实已经做出了让她不高兴的举动哦!”柳璃一本正经的说道:“昨天晚上我看的那部里面就是那么说…哎!哎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季梧桐这会儿已经走上两节楼梯了,回过头冲柳璃瞪着死鱼眼说道:“能不能少看点那些乱七个身心健康的年轻人?哎,你也是,我们家鬼也是,辛亏那家伙没有看狗血剧的习惯……”

一边说着,他就这么晃晃荡荡的上楼了,留下柳璃坐在前台后一脸茫然。

“什么嘛,定期补充精神食粮有什么错啦……”她嘟囔了一句,打了个哈欠,就这样枕着胳膊明目张胆的在前台打起了瞌睡。

……

季梧桐上了二楼,却看到叶夕已经在白淼淼申请的公共拓展区门口站着了,看样子似乎还没进去过。

“怎么这么慢?”看到季梧桐走了上来,她冷着脸语气淡淡的问道,听不出是喜是怒,反正没有柳璃刚才说的那样诡异,显得十分正常。

季梧桐冲她做了个鬼脸:“没办法啊,毕竟要下定决心一直跟在某个不是笨就是冷不是蠢就是狠不是天然就是腹黑不是平就是瘪的家伙身边,总需要给自己多做做思想工作的。”

“有本事你再重复一遍最后一条。”叶夕手一伸,黑黝黝的短镰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掌中,她冷笑道:“公共训练室可就在对面,我可不介意给你加加练。”

季梧桐缩了缩脖子:“当我没说!”

随即因为生怕被拖到那个这段时间以来给自己留下无数惨痛教训的训练室中,兔子一般的窜了进去。

却是没有看到,叶夕在他身后那冰雪消融般的笑容。

而就在这时,一楼某个刚刚进来的人却是摇了摇头,揉了揉过度熬夜后有些红肿的眼睛,一脸无奈的说道:“唉,真是……你们是在幼儿园小班玩过家家吗?”

季梧桐和叶夕刚刚走进来,就看见白淼淼戴着个黑框眼睛皱着小脸盯着面前硕大的竹简,愁眉苦脸的唉声叹气。

“呦!丫头,我们回来了!”季梧桐笑道:“我跟你说啊,这次……”

“赚大了啊……”

同样的五个字从他和白淼淼的嘴里异口同声的说出,只不过前者是兴高采烈,后者却是一脸的忧郁。

季梧桐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这么神!我还没说呢你就猜到我也说啥了?”

“没说你。”白淼淼叹了口气,从对她来说有些偏高的软垫上跳了下来,耸了耸肩:“虽然不知道你从那哥俩手里拿到啥好处了,反正我这次算是赚大了。”

“赚大了还愁眉苦脸的?”叶夕走到白淼淼面前看着女孩鼻梁上那有些偏大的眼镜,问道:“傀儡还会近视呢?”

白淼淼哼了一声:“才没有,只不过人家觉得自己的设定有些太小了,带着眼镜比较有文艺少女的气息,能显得成熟,你这种家伙才不会明白淑女的想法。”

叶夕无所谓的瞥了她一眼:“无所谓,反正我个子比你高,胸比你大,看起来年龄也比你大,身份证上显示已成年。”

“唔……你这个女人!”白淼淼咬牙切齿,不过叶夕现在对她来说比较不太好惹,之前还因为傀儡的事情欠下了一个不小的人情,总归还是没有发作,只是臭着小脸转移了话题,冲季梧桐问道:“你拿到啥好处了?”

季梧桐在她旁边坐下,简单的把自己和叶夕两个人去‘稀奇古怪’之后的事儿说了一遍,因为莱斯兄弟并没有表示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其中也并没有什么隐瞒,包括假死药的成因以及这两个人从前被当做猎魔人培养过的事也都告诉了白淼淼。

“不简单啊……”白淼淼轻声道:“本来对他们的评价就很高了,结果没想到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呢。”

季梧桐好奇的问道:“很厉害么?虽然那俩哥们儿的确是真有才没错,我记得你原来也这么说过啊。”

叶夕也投来好奇的目光,她总感觉白淼淼说的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厉害。

“你也不知道?”白淼淼看了一眼同样感兴趣的叶夕,小鼻子轻哼了一声:“亏你还是大家族的人呢,我说的厉害当然不只是他们在发明方面的才华,而是他们身为猎魔人的才华。”

叶夕也不生气,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

白淼淼习惯性地坐到季梧桐的腿上:“也许你们并没有过多的注意有关于希望猎魔人世界的事,他们跟边缘人差不多,也是天生就有着异常能力的存在,区别的话并非没有,比起我们来说,自称为猎魔人的他们对外物的依赖要多一些,更喜欢使用身外之物,无论是炼金机关还是对一些当前时代高科技的运用都比我们边缘人强上不少,相对的,猎魔人对自身的实力锤炼就比我们差很多,所以如果论同行竞争的话,那些对异类有着卓越杀伤力的武器面对边缘人是很吃亏的,这也是我们优势最大的地方。”

季梧桐完全以一种听书的心态在听故事,一边点头一边问道:“然后呢然后呢?”

“猎魔人对新人的发掘和培养与我们类似。”白淼淼在季梧桐怀里摇头晃脑地说道:“但是他们的阶级感要比我们明确的多,有天赋的孩子和没天赋的孩子在小时候所能得到的教育和资源是天差地别的,大多数猎魔人新人都是一点点摸索着前进,只有极特殊的人才,会在各个地方的专门区域被统一培养,按照季哥哥之前说的,那两个兄弟几乎可以肯定就是这种人才,而他们口中的两个哥哥估计也是,而在那种专门教育天才猎魔人的地方,每个地方的最高首脑都被称之为大教官。”

叶夕显然是没有太多了解过这方面资料的,此时也是饶有兴趣的问道:“大概就是据点负责人那种?跟张鹏叔叔一样厉害的人?”

白淼淼摇了摇头:“那可不是,这种事没有办法说谁厉害谁不厉害,但是据我了解,那些大教官的实力虽然不明,但是地位,几乎是在猎魔人中最高的一批人,他们或许已经退隐,或许年事已高,但是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不但自身是精英,而且更懂得怎么教育精英,而那两个家伙竟然能从大教官的仓库偷到东西,两种可能,第一种,他们自己办到的,那么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强大;第二种,大教官很喜欢他们,于是纵容他们的行为,那更说明他们绝对是很天才的人物,这么说你们懂了吗?”

季梧桐点了点头,笑道:“没想到他们原来那么厉害啊,这两次我都没有感受到他们身上有什么力量,是因为能力体系的不同吗?”

“不对。”叶夕却是立刻说道,脸色有些难看的摇了摇头:“淼淼也说过,边缘人和猎魔人理论上是同一种人,只是擅长的领域与方式不同而已,按理说如果有猎魔人站在我面前,我多多少少肯定是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力量的……但是……”

“等级压制。”白淼淼淡淡的说道:“我之前有着大鬼实力的时候去他们的店里都没有感受得到两人一丝一毫的力量,就像两个普通人一样……而异类应该比你们还要敏感才对,这只能说明一点,就是等级压制。”

“等级压制?”季梧桐挠了挠头发:“不是说咱们不分等级吗?”

叶夕摇头道:“是我们这边不分,但是这种事是存在的,比如像张鹏叔叔或者我父亲的那种程度,比我们强大太多,站在面前反而会无法感知到他们真正的力量,甚至误以为是普通人……但是……这有些太夸张了吧。”

“所以我才说他们不简单啊。”白淼淼感叹道:“那两个家伙随便出来一个,只要稍微认真一点的话,可能咱们三个加在一起都不够人家一只手摆平的,这还不算他们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

季梧桐却是嘿嘿一笑:“想那些干什么,人家现在可是我朋友,反过来想,可是多了个大靠山啊……”

只是,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他心底原本已经沉寂下去的某种无力感却忽然又涌现出来……

一枪魂灭梅德的倪晟。

随手一掌就能让几人丧失战力的崔梵。

再加上莱斯兄弟这些人,明明跟自己的年龄差不太多,但是……

差距却真的好大好大啊,就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一样。

在这个满是天才的圈子里,自己那点异于常人的实力,真的好渺小呢。

第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