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豪之快乐的生活

正文卷 第二百零五章 盈利模式

    张俊义并没有在意王校长对于自己想法提出异议,毕竟在未来很可能大家都是一个战壕当中吃饭的兄弟,越是有人提出异议就证明着大家才是对于这次的合作真的上心了,这才是张俊义乐于见到的。

    “阿义说的没错,现在不管我们怎样计划,共享单车对于我们国内都是一个新兴的不能再新的领域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只能是将准备工作做充分了,至于投放到市场上的效果怎样,是不是这样或者那样的办法能够盈利都只能是交给市场来检验了。“郭立阳也是不甘寂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他的想法还是尽可能的站在了张俊义的一边。

    “其实除了刚才说的,我的心里面还有一种盈利方式,那就是b2c式的共享单车模式,这种模式比较像携程上的租车,一边对接租车需求的用户,一边对接本地的租赁公司。

    通俗点说也就是成立一个类似于加盟店式的专门的租车公司,他们替代了我们平台的一些工作,专门来做供给和区域运营。

    这种模式在o2o时代,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城市合伙人”。本地运营单车,可以将风险从平台剥离,平台只专注于确保服务品质监控和平台本身的维护,有一些像陶宝的o2o化。

    但是这种模式的运作难度巨大,本地运营最怕地头蛇跳过平台自主运营。

    在国内的三四线城市,地头蛇的话语权特别大,自建区域平台是非常有可能的。

    此外,要想实现b2c模式,必须把所有的运营环节都标准化,并且确保本地化可以快速复制,这对于平台的挑战颇大。

    当然,这种模式一旦跑通,平台就会变轻,运营效率可以极大提高。“这一种模式也是前世的时候张俊义从一些网站上看到的有些共享单车运营的一种模式,不过这里面的收益到底怎么样,这就不是前世张俊义那样的小屌丝所能知道的了,不过张俊义还是把它拿了出来。

    “阿义,这样吧,你肚子里面还有什么货干脆一次性的都拿出来吧,说一千到一万,这个共享单车在我们国家都是一片没人开采的荒地,现在不管我们怎么商议都是纸上谈兵,正所谓临阵磨前,不管你肚子里面的货是好是坏,总归要比我们在这里面干瞪眼强的多了。“蔡公子想了想冲着张俊义说道。

    “同意!“郭立阳出声道。

    “同意+!“王校长。

    “同意+2!“秦焚。

    “几位哥哥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其实我肚子里面这点东西刚才已经都说的差不多了,在共享单车的前期和中期我能够想到的具体的盈利的方式也就这些了,毕竟就像之前大家说的,共享单车这个项目在我们国内还没有出现过,所以,大家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具体哪一种方式才是共享单车最为正确的盈利模式谁都不能保证。

    我之前说的那四种盈利模式其实也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硬伤,如果始终站在平台的用户的角度来看,之前的四种模式都难以确保百分百的盈利,作为一种线下交易的场景,怎么设想都逃不开交易本身,千百年来人们几乎把所有可能的交易场景都尝试过了,所有的交易投入产出比都可以测算出来,人群也可以分出来,盈利空间大不大一目了然。

    可是,站在互联网的角度,盈利不能只看交易本身,更不能只看平台用户,盈利需要找到最合适的付费方,帮助付费方创造最大的价值,然后让这个价值为自己盈利。

    举个最为简单的例子,google成立之初,尝试过让雅虎微软等企业收购自己的搜索技术,因为google起初的定位是“技术服务公司”。

    但是无论是雅虎还是微软,本身就是技术公司,何必花0亿美金买个看起来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搜索公司呢?

    大家应该都清楚google当时一度很困惑于盈利模式,因为搜索怎么看也赚不了钱。后来投资人引荐施密特加入google,担任董事长,而施密特为google做的最大贡献,甚至可以说决定google存亡的贡献,便是帮助google找到了最合适的付费方——主。

    正是施密特把google从一家技术公司变成了一个平台,从此google才成为了2世纪初发展最快的互联网公司。

    从这里面我们就能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google当年的困境是,手里有大把的用户,可是这些用户没法付费,看起来像是在为这些用户免费提供技术服务,盈利几乎无从谈起。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共享单车现如今也是面临着这个问题,手里有大把的用户,可是用户付费价格很低,成本打平都很难,盈利也就很难。

    除了这些表面的特征之外,google和共享单车还有一个关键的相似点——手里握有所有用户的行为数据。

    有了数据,我就曾经的自问,数据能做什么?

    前段时间,我正巧关注过一家欧洲的数据分析公司,这家公司的ceo曾公开宣称,他们通过数据分析,可以得出全美国2亿人口的性格模型,谁内向谁开朗谁是激进的右派,谁是保守的左派,他们都能分析出来。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数据分析来帮助政党候选人进行针对性的精准传播,从而帮助增加在大选时候的获胜几率。

    这个事情当时让我一度的毛骨悚然。

    通过数据建模,可以把一个人的所有都具象化出来。你喜欢什么你家里消费水平如何健康情况走在路上时会不会想喝奶茶早晨喜欢吃什么,等等,大数据都可以具象化出来。

    google在过去十几年证明了一件事情,通过数据规模化分析,可以帮助主过滤得出比较精准的群体受众,并进行有目的性地投放,从而帮助主提升目标用户的转化率,节约成本,提升效率。

    google在一定程度上革了电视媒体的命,在我们国内,百度也一定程度上革了央视的命。

    那么如果到时候我们也是同样的数据在手,这同样也就意味着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开辟出一个新的脑洞大开的数据盈利模式。

    任何能够接触到平台用户的产品形态都能够被称作流量,过去是网页,未来可能就是人工智能+智能硬件。

    一个助手机器人家里的一台智能冰箱一个智能手环一个智能家用机器人等等。因为这种产品变得无处不在,此时一个用户的各方面信息全部被数据化了,那么那个时候的投放形式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任何形式的人机交互都会变成百度的投放承载。

    曾经只能通过网页来承载的形式,可能会变成由一系列人机交互的智能硬件和人工智能产品来承载,而智能硬件的商业模式也会变化。

    所以,我们的共享单车平台是否就可以成为线下最后一公里体系的承载端?“

    张俊义巴拉巴拉的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一次性的都倒了出来,留给了在座众人一个开放性的话题,同时也给在座的众人一个半命题式的思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