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雄秦崛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冲突(上)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冲突(上)

“赳赳老秦,铮铮铁骨,大秦军律,令行禁止,军令如山,重斩轻笞……”

“泱泱大秦,某等锐士,何所惧哉!”

这是韩悝编写的大秦军律,现在主要是在北境的【南阳军和南郡的【新野军【襄阳军中流行,后来林玧琰也是在江夏的云梦军和汉水军中推行,似荆翊,纪武和淳于启等宗卫,自然是知晓的。

不得不说,老秦人对文字只求能够认识自己的名字,以及简单的交易罢了,至于其他的,则是不强求,韩悝写的的确是浅显易懂,但是老秦人来说,还是有一些晦涩难懂。

其中似莒罕和黄列,作为偏将和百夫长,自然是识字的,见到这些士卒听的云里雾里的,林玧琰也是皱起眉,说道:“从明日起,每日日升便是由你等将大秦军律带着士卒朗诵三遍,不得耽误!”

“喏!”莒罕和黄列应道。

似乎风又是大了一些,林玧琰也说道:“自今日起,你们便是某麾下的士卒了,你等可明白?!”

莒罕先是点了点头,随即黄列等斥候营士卒也是点了点头。

林玧琰这才说道:“既然如此,现在已经是二更天了,你们的营帐之中还没有生火取暖,便是在某的营帐之内休息吧,不过话说回来,某带过来的粮食没有多少了,明日一早你们派人前去主帅营帐之中搬回来一些粮食,最近可是从宛城那边运过来不少的好东西,去迟了可就是没有了!”

“这……”在林玧琰不注意的角落里,黄列也是有着为难之色,不过还是答应了林玧琰,道:“喏!明日一早,莫便是带一些人去取粮!”

某林玧琰继续说道:“斥候营的营地实在是过于偏僻了,尤其是阴寒之气浓郁,战马待在那里久了,也是会马腿受冻的,斥候营马匹不少,明日便是搬到某的营帐旁边,明日派一些人前往隧营借出来一些上林苑新铸造的工具,建造营帐!”

黄列犹豫之余也是点了点头说道:“遵从参军的吩咐!”

故此,夜已经是深了,没有人继续去填营帐外的篝火,大风用不了一个时辰,便是熄灭了几处篝火,林玧琰营帐四周又是陷入了一阵昏暗之中。

斥候营的士卒,有着和衣而眠枕戈待旦的习俗,当下也就是在暖和的参军营帐之中,相互拥挤着睡下了。

鼾声震天!

林玧琰不知道是白日里待在营帐之中睡久了不困乏,还是这老秦人士卒的鼾声是在是太大了,这一夜,林玧琰没有眠。

已而数个时辰过去,冬日初升。

昨晚的一顿,斥候营已经是将林玧琰吃的断粮了,武关守军乃是战事三日分发一次粮食,故此今日也是寻常时候的分粮之日,斥候营原本还剩下一些粮食,因此黄列带人出去领斥候营三日的粮食,也让一些人提前回到了原本的斥候营取出来粮食送到了参军韩岩这里的营帐之中。

见到了斥候营的军粮,林玧琰也是不意外,难怪昨夜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釜肉糜热汤,居然是让斥候营士卒这般到了“饥不择食”的姿态。

这军粮乃是粗糙的小麦以及未进行完全舂米的稻谷!

至于肉食,非是战时提供的很少,一般都是自己前往山林里去狩猎。

至于眼下,斥候营拿出来的肉食乃是被风干的肉干,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肉,风吹日晒的直接就是熏黑了,其中的盐含量应该是没有多少,吃这种肉,多半是像在嚼蜡。

林玧琰倒是对此有些抗拒,盐分少了,又是这般黑,谁知道有没有变质!

无奈之下,林玧琰也就只好指望着黄列带人能够带回来一些从宛城运过来的新的吃食。

谁知道,黄列去了半晌都没有回来的意思,一般巳时就应该将三日的粮食分发完毕,谁知道都过去了三刻钟,黄列带过去的人依旧没有回来的趋势。

斥候营士卒刚刚熬好了一釜“小麦稻米粥”,就是用成粒的小麦和未进行完全脱谷的稻米掺合在一起,熬成的粥。

林玧琰看着这泛着淡黄色的粥液,实在是难以咽下去,便是摆了摆手,将这釜粥让给了几名要上山伐木,营造新营帐的士卒喝了下去。

荆翊知晓自己殿下的挑剔,也是皱着眉头说道:“殿下,这黄列办事的确是拖沓,将要两个时辰,粮食还没有搬回来!”

“唔……”林玧琰若有所思,昨日那番【下马威,林玧琰实在是不敢相信黄列有拖沓办事的意思,当下说道:“再等一会儿,若是还不回来,就亲自前往帅帐一趟!”

荆翊自然是答应了,又是等了一炷香的时间,依旧是没有等回来黄列一行人,林玧琰脸上也是有些愠怒之色,当下皱着眉头,却是从不远处响起来一阵慌张的小跑声。

“参军!参军!黄百夫给帅帐那伙人扣下了!”简短的一句话,从一名气喘吁吁的斥候营士卒口中说出。

林玧琰问道:“为何被扣下?!”

那名小卒说道:“韩参军,分发粮食的乃是先登营偏将葛厉,素来看不起斥候营,此番分粮又是从中动了手脚,黄列百夫气愤不过,就争执了起来!”

对于这些人,林玧琰怎么会不知晓,方才黄列一行人没有没来,底下的士卒便是窃窃私语,其中不乏听到“葛厉为难斥候营”一类的言语。

“荆翊,纪武,淳于启!”林玧琰直接喊道!

“在!”三人原先本就是在林玧琰的身边,当下听见林玧琰点名,立即站起来。

“随我前往帅帐,某倒是要看看,何人敢克扣斥候营的粮草!”

林玧琰已经是有些暴怒了,方才斥候营士卒的交谈之中,便是知晓,这位先登营偏将葛厉,已经是多次为难斥候营,大秦朝廷对待边军向来优待,粮草都是每年新输入粮仓的岁粮,成色极好,似如今斥候营的粮草,根本就是军粮的边角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