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雄秦崛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冲突(下)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冲突(下)

【谢谢书友提醒,章节序号有错,看了看,幸亏不多,似乎有些难改……

原本率领斥候营在原驻地拆卸营帐的莒罕,听闻林玧琰前往了帅帐的时候,也是心中一沉。

武关守军……哦,不!应该说整个北境边军,斥候营的位置都是最为尴尬的,即便是在曾经的南阳军之中,一旦出现了粮草不足的问题,首先要牺牲的,便是斥候营的口粮,这位为何,因为战场上来看,【先登营【死卒营【正卒营才是主力,至于【斥候营,大多数将领认为在战场上的作用并不大。

甚至于,斥候营士卒自己打猎回来的肉食都会被其它营拿去,没有办法,即便是鞠信和申屠虎这等主将级别的人知晓了,也会对此视而不见的,毕竟他们考虑问题的角度乃是从大局出发。

也是这般想着,莒罕便是急步跑向了鞠信将军的帅帐前,那里是武关的分粮之地!

“参军!”

见到林玧琰到来,前来领粮食的黄列也是抱拳道,瞧着眼下周边的局势,黄列也是解释道:“参军,并非是某不知谦让,乃是这葛厉将军实在是过于欺人!”

林玧琰点了点头,然后便是看向了那坐在粮食大车上面,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即便是见到林玧琰亲自来了,似乎也没有站起来招呼的意思。

黄列从旁解释道:“参军大人,前几日武关刚取得一番大捷,顺带出兵灭掉了陇东戎狄的一个千人小部落,宛城也是运来了足够的粮食,但是这葛厉将军实在是欺人太甚!斥候营的粮草不仅没有分润一些战利品,甚至是连该给的军粮都要克扣一些!”

瞧着黄列在这边叨叨不停,那卧坐在粮食大车上的葛厉,也是将嘴里的枯草一口吐在了地上,就落到了林玧琰的面前,用着极为不屑的语气怒斥道:“看来一位投了一位小小的参军,翅膀就硬了起来啊!”

见到葛厉如此说,黄列也是顿了顿,似乎是有些惧让之意,却是被林玧琰抓住了手腕,问道:“斥候营三日的粮草应该是多少?”

黄列一怔,随即便是答道:“斥候营三日的粮草,应该是十石粮食,其中还有三十头战马的口粮,但是斥候营平日里并非是战斗序列,因此只有五石的粮食!”

林玧琰点了点头,然后便是看向了那葛厉,还未出言,便是听这葛厉怒气冲冲的说道:“黄列,某当你是故作不知,原来还知道某等先登营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时候,尔等斥候营的懦夫只会躲在城内远远地看着!”

葛厉说的极有底气,连林玧琰旁边的黄列闻言,也是目光闪躲,不敢有丝毫的反驳言语,林玧琰也是感觉到了,黄列等斥候营的士卒眼中,也是这般认为的。

葛厉越说越带劲,到了最后也是劈头盖脸的骂道:“某等先登营士卒用命换来的粮食,凭什么让尔等斥候营的懦夫白白地享受?就是喂给了畜牲,也是比喂给你们这些懦夫好!”

“住口!”

已经赶过来的莒罕,也是阴沉着脸色,看着说话的葛厉怒斥道。

葛厉见到莒罕,也是给了其一份面子,莒罕乃是与他同级别的偏将,近日来不得不说,支援而来的南阳军士卒表现的十分抢眼,例如武关上次大捷,便是南阳军一手立下的。

老秦人崇尚武力,也尊重军功,故此,葛厉虽然粗暴,但对于莒罕,并不似对林玧琰以及黄列的斥候营那般看轻。

见到了莒罕到来,林玧琰也是没有了强出头的心思,主要还是因为,林玧琰认为这葛厉乃是莽撞的武夫,认准的理即便是自己费尽口舌,也是难以搬正过来,因此林玧琰也是对莒罕说道:“如今武关算是取得了几场胜仗,宛城的粮食也是不曾短缺,这十石粮食,今日务必要拿到手。”

林玧琰顿了顿,随即看向了那位依旧趾高气昂的先登营偏将葛厉,补充道:“在所不惜!”

葛厉闻言,也是露出来讥讽说道:“难道敢跟老子动刀子不成?!”

随即葛厉又是瞧着莒罕说道:“嘿嘿……本来斥候营一群废物,某还是不想浪费多少粮食的,既然莒将军你一个南阳军的将军都来说情了,某卖你一个面子又怎么样,来人,给斥候营这群废物拿上十石粮食,某看斥候营的战马近来是瘦的不像话,也不知晓这群废物是不是克扣了马粮!”

泥人尚且具有三分火气,尤其是葛厉左一个“废物”右一个“废物”,林玧琰作为一个旁观者,姑且还能够忍得下,但是作为当事人的黄列以及到来的斥候营士卒,如何能够忍得下,瞧着葛厉,目眦欲裂。

葛厉对此显然是不太在意,说道:“废物就是废物,有种的话就拿刀来和老子决斗!”

黄列按捺住手中的刀,在一旁的荆翊也是提醒道:“勿要鲁莽,大秦军律,军中私斗处死!”

黄列这才是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紧紧按捺住的刀柄,然后看着葛厉怒气冲冲的说道:“往日里,先登营再怎么克扣斥候营的粮食,某都可以忍,但是这一次,必须给某拿过来粮食,一粒都不能少,否则就算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是拉着你私斗,一起被军法处死!”

葛厉原本不在意的回过头来,瞧着这黄列的眼神,也是兀的一惊,居然是稍稍正视了,心中也是不着痕迹的衡量了一下周围。

老秦人都是有血性的,一般似黄列这等被羞辱的人更容易激发老秦人的血性,三步之内挥刀血溅三尺,未尝不可能。

从申屠虎的帅帐之中走出来一人,正是副将申屠步,见着分粮地围着一群人,也是远远地问道:“申屠将军问,何事这么吵!”

莒罕瞧了一眼这葛厉,也是回道:“无事,分粮出了一点差错而已!”

申屠步瞧了一眼周围,然后盯着林玧琰看了一眼,态度意外的有些谦恭,作为申屠虎将军的亲信将领,申屠步也是隐隐约约知晓了一些事,随即便是对葛厉说道:“如今宛城送来的军粮管够,勿用再扣下斥候营的粮食,弥补往日的斥候营欠粮,这几月便是将斥候营的分粮规格与先登营同列吧,知道么!”

见到申屠步都是这般说了,葛厉岂会是敢反驳,当下点了点头抱拳道:“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