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雄秦崛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武关仓

第二百五十章 武关仓

果然,申屠步发话之后,也是为了避免别人猜测,径直离开了。

余下的葛厉也是暗骂了一声,说道:“真是走运!”

随即葛厉也是瞧着四周,林玧琰和莒罕皆是冷眼旁观,黄列等斥候营的士卒也是怒目相视,葛厉也是梗了梗脖子,打量了周围的几驾大车,才慢悠悠的说道:“既然申屠将军发话了,某也不难为你们,便是按照先登营二十石的粮草给你们!”

黄列讥笑道:“你别告诉某,这几驾大车上的余粮有二十石?!”

葛厉道:“某行事光明磊落,若是不想给你们粮食,多一粒你们都休想拿到,先登营掌管着武关仓,你们是今日上午最后一批粮食,运来粮食也麻烦,你们人也齐了,不若跟某一起去武关仓去搬?!”

葛厉说完,便是横着躺在了大车之上,然后然周围的士卒,推着返回武关仓。

真是一个兵痞!

林玧琰看着葛厉的这般姿态,也是如是想道。

旁边的莒罕也是瞧着公子琰这般脸色,如是说道:“韩参军别怪葛厉冲撞了,武关将士向来就是这般,眼下还是取出来粮食为好,二十石,斥候营省一点的话,可是足足能够吃一个多月呢!”

旁边的黄列也是舔了舔嘴唇,说道:“是啊,参军,往日边军缺粮的时候,别说二十石,就是两石,都能够撑着捱过一个月!”

听得莒罕和黄列都是这般说道,林玧琰曾经也是来过武关,不过当时武关的申屠虎还是颇为照顾他这位大秦公子的,倒是没有让林玧琰知晓武关士卒的窘迫,正是因为如此,林玧琰便是不难理解武关缺粮究竟是怎样的光景。

而下,众人虽然是随着葛厉前往武关仓。

武关仓乃是武关修建囤放粮草物资的仓库,除了宛城运送而来的粮食以外,还有大量的军械之类,正是因为如此,武关仓远离武关防备陇东戎狄的城墙,距离武关守军的军营,也是足足有着三四里路,

无他,就怕战火引燃了武关仓。

三四里路,不过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是到达了,武关仓乃是有武关守军之中的【先登营看守,而那位葛厉则是这伙先登营的头头罢了。

被人推进武关仓之后,便是有不少士卒涌上来,对着葛厉示好,葛厉一一走过去,然后朝着其中一名百夫长说道:“给斥候营匀上二十石的粮草!”

这名百夫长也是着实好奇,难怪乎这般差异的神色,往常即便是一年,也未见能够给斥候营二十石粮草,故此才是又问了一遍确认道:“葛将军确定是二十石?”

“哼!”葛厉拿起来随手的鞭子便是抽在了这名百夫长的肩膀上,说道:“老子让你拿就去拿,废什么话!”

林玧琰已经是走到了葛厉十丈内,见到这副样子,也是皱起了眉头,不过却是对此没有说什么。

真真切切的一鞭子抽在了身上,这名百夫长有些吃痛,便是对葛厉点着头说道:“喏喏喏……”

葛厉吩咐完这名百夫长之后,便是不再管此事,让人推着大车便是返回了某处歇着去了。

这名百夫长走到了林玧琰面前,打量了一眼,似乎是觉得今日这斥候营有些不同,一下觉得多了几个生面孔,有一下觉得其它的,一时也没有捉准,便是伸出手说道:“前去仓库搬粮食吧。”

林玧琰自然跟着这位麻黄衣百夫前往了所谓的仓库。

左拐一番,又是一阵右拐,便是来到了堆放粮食的仓库。

刚进入仓库,林玧琰便是听见一名士卒向着这位麻黄衣百夫说道,宛城的新粮又过来了一批。

麻黄衣百夫对此毫不意外,不过喜悦是一定的,便是点了点头,遣散了那名士卒离去。

这名麻黄衣百夫回头说道:“二十石粮食,有十四石的麦谷粟米,五石菽豆,还有两石肉食,先随我搬走麦谷粟米和菽豆再去牵畜牲!”

黄列等斥候营闻言,当下食指大动,此次的粮食,若是搁在平日里,就算是一个月不出去寻粮食也不会饿着的。

还有那让人垂涎欲滴的肉食……黄列止住嘴角的唾液,咽了下去,让周边的士卒,搬过来一驾大车。

从仓库内搬出去粮食,黄列便是迫不及待去找那肉食,不得不说,斥候营士卒对肉食极为渴望,不过这也难怪,斥候营平日里连粮食都吃不饱,打到了一些猎物,大多会被其它营抢去,如此正大光明的分得肉食,还是头一次。

“马肉!某等今日一定要选中马肉!”

有斥候营的士卒喃喃道。

那名麻黄衣百夫也是瞧着这名士卒,倒是没有丝毫看不起的意思,而是笑着说道:“你们这次真够好运的,府中的民夫刚刚腌制一批马肉,你们拿回去晒上几天便能吃!”

“居然还是用盐腌过的!”黄列也是止不住垂涎,不断地吞咽着津液,周边的斥候营士卒闻言,皆是一副能够闻到扑鼻肉香的模样。

“有牛肉么?!”莒罕也是在一旁问道。

麻黄衣百夫哈哈大笑道:“有!”

莒罕也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拿上几十斤的牛肉,这东西炖汤可是难得啊!”

黄列也是爽朗的答应道:“喏!”

不一会儿,麻黄衣百夫便是带着林玧琰一行人来到了晾晒肉食的房子内,周围不免飘逸着一股肉腥味和咸盐味,竹竿之上,还是挂着一串串的咸肉,看上去似乎是数量不少,数上去大概不下上万斤。

其中大多数是从戎狄手里拿过来的。

这晾晒咸肉房间的对面,还有一排栏栅,里面还有大量的战马,不过似乎都是有点毛病,并不似其他战马都是站在栏栅之中,都是一副卧倒的模样,看来是受大秦铁蒺藜的刺伤。

那里的战马,都是待宰的。

林玧琰似乎是注意到了其它的东西,当下也是冒着好奇,便是赶到了栏栅旁边,仔细的寻找自己的目标。

麻黄衣百夫在身后随着,知晓这位乃是参军军职,故此也是颇为殷勤的解释道:“参军,这是从戎狄部落夺获的豕彘,因为好养活,也没有受伤,便是留到最后才宰杀。”

“豕彘……?”林玧琰面色一愣。

这不就是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