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雄秦崛起

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七章 交手

    孟骧见到黄列拍马迎接,也是丝毫不畏惧,其乃是武关守军之中以“勇武”著称的悍将,岂会在意区区一个百夫长。

    孟骧也并非是鲁莽之人,知晓自己的勇力,这一交手只打算使用六成的力气,虽然大秦国相制定的军律并没有彻底推行到武关守将之中,不过关于军中“私斗”的罪名可是十分严重的。

    更何况,孟骧和这黄列并非是生死仇敌,孟骧也不愿意落了自己的名头。

    而另一边黄列自然也是留住了一些力气,这一交手,顶多算是试探性的进攻罢了,倒不指望于能够凭此击败武关守军之中少有的悍将。

    “铿锵!”

    一道金属碰撞的声音响彻四周!

    众人看去,皆是面色诧异。

    原因正是在于,就是在黄列和孟骧交手的第一个回合,就发生了折刃的情况,孟骧是勇力非常,但黄列能够做到斥候营的百夫长,自然也并非是籍籍无名之辈,故此,两人虽然有所保留,但是手中的兵器瞬间交手在一起的力道,绝不是在小!

    若是黄列折刃,倒是并非让人觉得有多奇怪,但是,折刃的却是,孟骧!

    众人顺着方才策马相向又离开的两道身影,最终将视线落到了孟骧手中的兵刃,那是一把长戈,长戈杆十分破旧,但是戈头却是锃亮异常,一看就是经常擦拭保管的,但是如今,这戈头却是被硬生生地削断,掉落在了地上,而孟骧手中只剩下一杆无头长戈。

    孟骧抬起头来,扫了一眼地上的戈头,最终将视线落到了黄列手中的长刀身上。

    “这兵器制式似乎不是武关军队之中的!”

    孟骧心中暗道,随即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见黄列直接拍马杀了过来,孟骧无奈,只得是拿着一杆无头长戈冲杀了过去。

    这并非是黄列的落井下石,想要趁着孟骧长戈无头之际,逮住时机,方才削断戈头只是在电花火石之间,甚至连黄列都是没有察觉到。

    自然又是两个交手回合,孟骧终于是逮住了机会,大喊道:“住手!”

    黄列见状,自然是停下了手,旋即才是注意到孟骧虚指的长戈,却是不见了戈头!

    斥候营的一名士卒喊道:“黄百夫,是你削断了这孟将军的长戈!”

    “某削断的?……”黄列诧异之外,便是看向了孟骧的长戈,随即在地上找到了戈头,孟骧也是一脸尴尬之色,黄列终于是确定,这孟骧手中的长戈的确是被自己削断了戈头!

    “你手中的兵刃,究竟是何处寻来的!”孟骧已经是看到了黄列手中的兵刃,似乎还是冒着精光,打量着终是问道。

    黄列瞧着手中的兵器,似乎是觉得奇货可居,终是没有对孟骧如实交代。

    黄列道:“此事管你何干!”

    无论是将帅,手中的兵刃几乎是占据了自己极其重要的实力,正是因为如此,孟骧也并非是孟浪之辈,瞧着黄列说道:“黄列,某手中的兵器已经是折了刃,待某换来另一兵器,再与你交手!”

    黄列自然不加拒绝。

    只见孟骧将手中的折刃长戈竖插进土地里,凭借自己的气力,直接是将断头长戈插入了地上足足尺深。

    随即,出人意料的是,孟骧并没有折返会自己的队伍,而是朝着斥候营所在的方向,策马进了过去,然后四下打量了一眼,居然是从怒喝着一名斥候营的士卒,硬生生地勒令其交出来手中的兵器。

    那位斥候营士卒,涨红着脸,抓紧着自己手中的兵刃,丝毫不因为孟骧外放的杀气,而有着半点松懈。

    已经是到了这一步,单纯的寻仇私斗已经是不可能的,即便是黄列也是知晓,此番至多算是较量。

    正是因为如此,黄列驱马上前,说道:“将兵刃借给他!”

    听见黄列吩咐,这名士卒终于是松懈了半口气,然后看着威势不减的孟骧,终于是将手中的长刀借给了孟骧。

    宝刀到手,孟骧方才凝聚的杀气荡然无存,有些诧异的打量了斥候营一眼,随即便是全神贯注在手中的长刀,掂量了一下,感受到分量不轻,才是看着黄列说道:“好刀!真是好刀!”

    然后孟骧再次策马与黄列相向而行,又是交手了十几个回合。

    似乎是有意试一试手中的兵刃,孟骧一直是进退有度,来来回回的与黄列交手,像是猫戏老鼠一般。

    等着黄列露出来破绽的时候,孟骧已经是试惯了手中的新奇兵器,也是十分欣喜,便是一个横扫,再用刀背回转,利用着自己的勇力,便是将黄列的兵器打掉了地上。

    黄列败北,并不稀奇,毕竟孟骧的勇力乃是武关守军之中公认的,即便是以“死战”斗志最为旺盛的【先登营,能够力勇斗过孟骧的,也是屈指可数。

    见到黄列败北,孟骧也是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哈哈,方才某停下乃是你兵器占了上风!”

    “你!”黄列只觉得孟骧这笑声十分刺耳。

    孟骧也是似乎在刻意忽略黄列,而是拨转马头,看着斥候营诸多将士,厉声喝道:“斥候营之中还有何人敢于一战!”

    似乎并没有回答,这让孟骧更为放肆了:“一群废物,居然占据着武关内少有的好地方,连手中的兵刃都是不凡,某看那位参军韩岩,不过如此,想要将你们这些废物练兵,恐怕迟早落得一个贻笑大方的地步!”

    闻言,斥候营之中瞬间爆燃起来一阵怒气,那黄列也是面色涨红,作为手下败将,他的确是没有颜面去反驳!

    “放肆!”

    谁知应下孟骧挑衅的,并非是莒罕,而是那位参军韩岩身边的护卫“韩翊”!

    只见韩翊提也是提着一把寻常士卒所用的长刀,便是对着孟骧相迎上去,面对着孟骧的杀气外放,韩翊看上去似乎是平淡无奇,气势也是极为内敛,正是两者气势看上去悬殊极大,不由得让人认为是这是在自取其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