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雄秦崛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击溃孟骧

第二百五十八章 击溃孟骧

“你是何人?!”

孟骧也是看了看荆翊,觉得是十分眼生,左想右想也是没有回忆起来,便是看着荆翊厉声问道。

荆翊一马当先,手制兵刃,迎着孟骧便是驱行了过去,看着孟骧略带高傲的询问之语,荆翊也是向着孟骧回道:“某乃韩翊!”

“韩翊?”

孟骧还是不清楚此人究竟是谁,刚想说出来“某不想和无名之辈交手”,却是没有想到,那自称是韩翊的人居然是立马横刀杀了过来。

“真是找死!”孟骧嗞起嘴角,手中的长刀已经是差不多使惯了,便是朝着这韩翊冲杀了过去,见到那韩翊迟迟没有举刀,似乎是有些托大,孟骧更是恼怒,旋即又是想到这名素来不相识之人可能是从未临阵,故此才是有些这般“托大”。

一想到这里,孟骧手中不由得握紧了几分力道,想要一举击败这无名之辈,休作纠缠。

“哗啦!”

电花火石之间,便是看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自然不是发生了再一次折刃的情况下,毕竟两人的兵器,乃是大秦最为先进的【二十五锻。

那些正卒营的士卒纷纷侧目,如果说是上次将军孟骧对阵发生了折刃的情况,还能够让这些士卒接受,那么这一次,简直是难以想象!

仅仅交手只有一个回合!

孟骧手中被震得发麻,但是手中那把长刀却是不见了,场中近十丈之外,便是看着那把刀横刺刺的倒插在地上,毫无锐气可言。

“仅仅一个回合,便是将某兵器打掉了?……这家伙真是好大的气力!”

孟骧抬起头,看着韩翊迟迟难以发声,即便是他自己,也是不敢相信,自己仅仅被这无名之辈,一个回合就败了!

随即,斥候营士卒这边发出来了惊人的喝彩声!

与此相对的,乃是方才来势汹汹的正卒营士卒鸦雀无声!

孟骧虽然觉得不真实,但是手中的震麻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已经是无须交手了,毕竟不是生死仇敌。

荆翊策马趋身离开,让孟骧面子大失,叫嚷着:“某方才是大意了!”

但是很无力,方才的情形,众人是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中。

“韩翊护卫!”黄列张了张嘴巴,终是叫了出来。

荆翊回过头来,看着黄列说道:“似孟骧这等莽夫,无需要参军出面,若是遇见了,尽管招来某或者那韩武和韩启皆是可战胜它,恐怕若是韩武出面的话,即使无须马匹和兵刃,直接拿木桩便是能够将这孟骧抡下马!”

“这……”黄列仔细想了想参军韩岩身边那身高九尺的威猛汉子,看上去就是不凡,眼下又是听这位韩翊如此说,当下便是心生惊疑,那位韩岩参军究竟是什么身份,若仅仅是鞠信上将军的侄儿,身边却是连老氏族都难得的猛将。

想不到黄列也就是作罢,因为心中已经是明了,若是那位韩岩参军了不得,作为其麾下的斥候营,又怎么会没有受益的地方。

虽然方才是孟骧的手下败将,但是黄列还是鼓起来了勇气,对孟骧喝道:“孟将军,还请离开……韩岩参军似韩翊这等的护卫并不止一位……”

临末黄列也是对孟骧威胁了一句,孟骧瞧着黄列也是恼怒道:“某真是畏惧了你们!”

黄列也是极有底气:“孟将军,勿要自误!”

或许是方才荆翊的表现实在是过于惊异,让孟骧也是颇为忌惮的看了一眼荆翊离去的方向,终是退怯之意诞生,说道:“改日再来讨教!”

随即孟骧便是返回了正卒营的行列中,率领着那些本来教训斥候营的士卒灰溜溜的折返回去。

黄列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之际,谁知晓斥候营的一名士卒着急忙慌的跑了出来,对黄列禀报道:“百夫长!小兵的兵刃被那孟将军带走了!”

黄列闻言,这才是看向了已经是骑马走远了的正卒营,这才恼怒着骂道:“某方才奇怪这孟骧为何跑得这般快,没有想到是为了贪墨斥候营之中的兵刃!”

莒罕在一边笑道:“无事,随他去吧,孟骧乃是武关之中的悍将,得到了上林苑新制成的二十五锻兵器,也算是如虎添翼,大战当前,应当是有用的!”

莒罕这般宽慰,才让黄列心中的好受一些,随即瞧着斥候营的主帐,那正是参军韩岩的行帐,黄列道:“韩参军已经是知晓了此事,方才又是韩翊护卫替斥候营解了围,正是因为如此,某想去见见韩参军,也有一件事想要请求韩参军!”

莒罕似乎是知晓一些黄列心中所想,也是点了点头,欣然前往公子琰的营帐。

林玧琰已经是听见了荆翊对于孟骧一事的禀报,方才没有出面便是觉得此事还是上不了自己的台面,孟骧虽然是在武关之中的悍将,但是林玧琰见过以“勇猛”著称的悍将岂会是在少数,这孟骧虽然是勇猛,但距离荆国的寿王桓羽以及云梦军的猛将嵇狩,并非是一个级别的,甚至是连昔日北王军的猛将渔劳,恐怕都并非是敌手。

老秦人,已经是陷入在祖先的荣光之中无法自拔了,殊不知经历了齐国的技击之卒魏国的魏武卒等时代的变迁,老秦人以“悍勇”著称的作战风格已经是落伍了中原百年!

“看来还不够啊……”林玧琰有些感叹着说道。

对于斥候营的表现,林玧琰是十分不满意,为了斥候营,林玧琰不仅仅是动用了上将军鞠信和申屠虎等将领的人情,换来了一处绝佳的驻军营地,还是大费周章从上林苑讨来了一些军备,但是今日斥候营的表现,并未达到林玧琰心目之中的预料。

黄列败得太快了一些,其他的斥候营士卒也是完全没有结成兵阵防备正卒营的冲击,而是零零散散的站着,倒并非是林玧琰将正卒营当作生死之地来看,而是军人最重要的乃是一种意识,当正卒营将刀锋指向了斥候营,斥候营士卒便是要以着最为严谨的防御姿态针对正卒营,但是并没有!

淳于启上前一步说道:“参军,莒罕和黄列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