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坦荡荡

第四百七十九章 坦荡荡


(28+)
“原来是真神啊……洛元?”阪城北山湖上,殷乐终于实锤了天照教团强者的身份,同时对刚刚空降到荒原上的那位,甚是惊愕。
对于里世界的大多数人而言,洛元这个人物,进入视野的时间并不长。真正给人以深刻印象的,还是在夏城同时刺杀欧阳辰和罗南未遂的事件,那正好是在半年前。
殷乐扭头去看罗南的反应,后者果然皱起眉头:“他来干嘛……感应网络还要再收一收。”
“咦?”
殷乐眼前本就扭曲动荡的荒原图像,瞬间拉了个远景,也变得更加模糊。感觉像是从全景式的虚拟实境,一下子退回到了传统的镜头影像中。
这无疑是罗南主动的选择,显示出罗南对此人的重视和忌惮。
殷乐没法挑拣,只能跟着罗南的视角,遥遥打量洛元。说实话,单纯远观看不出什么来,只看到这人始终保持微笑,笑纹形成了清晰的筋肉痕迹,又显出严峻色彩,共同组合成了一份独特的情绪张力。
然而很快的,罗南的视角却从洛元身上转移开来,更多地在角魔、净心和肥龙三人身上打转,大幅偏离了事件的重心,堪称末流导播技术,让殷乐这名“观众”挺不适应。
嗯,最不适应的还是罗南的思路吧这种传统镜头式的观照,正体现了罗南关注和思考的方向,着实与常人不同。
还好,罗南并未忘记所兼“转播责任”,向殷乐稍加解释:“最近我经常监控这家伙,他敏感得很,所以以前惯用的手段要改变一下。另外,顺便再做个实验。”
顺便……殷乐宁愿没听到这份解释。
和殷乐心中的小纠结相比,浑不知又成为某人关注重心的角魔,纠结得才真叫一个厉害。
从天而降的那位撞入湖水,随即就像没事人一般打招呼,同时缓步走上湖岸。随着距离接近,角魔能够很清楚地听到来人身上骨骼和肌肉的扭曲撕裂声。
高空坠落的伤害真实无虚。
可在这片令人牙酸的杂音里,分明还有一份颇为协调的合声,它代表了可控性力量运化的痕迹。正是这份力量,收拢了副驾驶本应骨肉化泥的肌体,暂时将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樊路说过,两名运输机驾驶员,都是基因交易所的“产品”,就是基因和无性生殖技术打造的克.隆体。也等于是洛元力量传输的载体。洛元并没有建构如扶桑神树、真理天平这样的教团体系,但通过这些“产品”,仍能高效地将其力量和意识投送到地球的各个角落。
此时此地见到此人,角魔心里头颇不自然。
事实上,洛元踏上湖岸后,视线长时间盯视的对象,就是角魔。
不只是视线,角魔正受扶桑神树体系加持的超纲感知,还够清晰感觉到:在混乱动荡的渊区之上、那处更难探知的深邃极域空间,正有要命的炮口,无声无息地调方向,直指过来。
“老子总不会混成欧阳辰的待遇吧?话说罗南可以,我当然也行……啊呸!”
角魔脑子有些混乱,上探极域,直观感受到洛元威慑各方势力、赢得普遍尊重的终极武器,这是值得纪念的成就,也是更为残酷的考验。
毕竟,那是“位面弩”啊。
这个从夏城传出来的称号,已经叫得很响了。也正是在这个终极武器的震慑之下,情绪躁动的真神大人暂时恢复了冷静,前面在湖水中经受了好一番鏖战的肥龙,缓慢地走上岸来,原本僵木冷硬的瞳孔,此时放射出的却是灿若朝霞的神光。
“寄魂附身,这个PASS。”游艇上的罗南迅速排除掉某种可能性。
旁边殷乐感觉好生微妙:罗南也好、洛元也好,真神也罢,三个人均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自身的力量和意识投射到数千公里开外。
他们投射的方式不同,无论是哪个,都足够令人敬畏。可在当前局面上做比较,怎么就觉得,罗南才是占尽上风的那一个他保持的隐秘而超然的状态,是真神和洛元未发现、也难企及的。
嗯嗯嗯,不能这么比!
殷乐有点儿被自家的想法吓到了,本能摇头的时候。那边的洛元,也找准了对话目标,对形为肥龙、实则为真神的特殊存在二度打招呼:“真神大人,脾气还是那么暴躁。实验室这边真没那么重要,何必动肝火呢?”
不是因为实验室的事儿……
洛元讲话太理所当然了,角魔和净心都很想在旁边纠正一下。可作为最大的冲动派,真神本人并未表示什么,而且弥漫在扶桑神树体系之中的躁动情绪也持续下落。
或许是忌惮洛元的位面弩,或许是不愿意让这个同级别的强人看笑话。真神就把这件事默认了下来,肥龙尊奉他的意志,低沉发声:
“你过来,又是什么打算?”
“我是局外人,这回过来只算是受人所托。若真要说自己的打算么……有些人想挣昧心钱,很可耻地失败了,我过来看个笑话。”
说着,他向仍半身浸泡在水中的角魔勾了勾手指,微笑不变,却让角魔心里头骤然一抽。
角魔下意识看向“肥龙”,后者全无表示。
不祥的预感缭绕心头,可是角魔无法拒绝,甚至连摆出平常的疯癫模样,都没那个底气。他只能暗深口气,缓缓地爬上岸,拖泥带水地走过去。
两人间的距离本就不长,很快身形挨近。
“要说看你闹笑话已经挺值回票价了,不该和你计较。可是你的雇主对你蠢笨的样子很不满,富山拍卖行也一直在施压……话说你应该知道,做的最蠢的是哪件事吧?”
洛元语气轻松,一点儿训斥人的感觉都不见。角魔则是眼角微微跳动,糟糕的感觉持续加重。
照他本来的脾气,都不会回答这种问题,可眼下却不自觉地做了愚蠢的回应:“是散播有关吴的消息吧……”
“咦,你竟然知道!”
废话,角魔当然知道。其实他在荒原上折腾出多大的动静都无所谓,幕后黑手以及富山拍卖行都有能力将负面影响限制在一定区间。唯独将吴与罗远道实验室的关联消息向外扩散,等于是砸拍卖行的锅,让一件本来是“独一无二”的拍品,价值瞬间打了对折,也许还不止。
更重要的是,一旦风声传到罗南耳朵里,传到夏城那一方,且让那边先找到人的话,想再拿捏罗南就不容易了,“请客计划”就有胎死腹中的危险。
这事角魔心里清楚却从不在意,他就是这种脾气性格。然而时至此刻,直面洛元微笑却依然冷峻的面孔,他却开始虚了……
洛元没再给他纠结的机会,伸手拍了拍他的右肩,语调好似在叹气:“一女多嫁的事情太伤人品,指不定就是生儿子没屁.眼。想想你未必能活到那时候,大概也无所谓。但眼下你要有一个教训,至少让利益相关方出口气。”
角魔瞳孔收缩,肌体本能紧绷,可这没用!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释放更多的反应,右臂就是剧痛。本来就已经被硬扯下两根手指头的手臂,被洛元攥着,强行发力,直接从肩膀处撕扯了下来!
“啊嚎!”
惨叫声乍起,又在角魔本能地压抑控制下,变成了在喉咙里翻滚的嘶吼。角魔身形下挫,肢体撕裂大出血以及对应的心理创伤同时作用,让他险些就跪倒在地,可最后他还是勉强站住了,只是弓着腰,勉强维持着颤抖的身体,嘴巴里渗出带着血丝的口涎,眼睛则喷射着毒火,死死地盯住半是泥涂的湖岸地面,仿佛那里的沟回中,才隐藏着他的生死大敌!
这一刻,无论是荒原这边,还是遥远的阪城北山湖上,空气都为之凝滞,只有洛元沙哑的嗓音回响:
“这种惩罚,希望你能接受并理解……坦白告诉你,作为实验室的前员工,我选择了偏重一点儿的方式。呵呵,现在我心里舒服多了。”
角魔只是颤抖身体,一言不发,事实上此时他能够保持神智清醒、冷静和克制,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
意外的不只是他,殷乐便听到了身边一声低呼,还有些言语。由于过分含糊,她没太听清,回头看的时候,只见到罗南嘴唇微微启合,更没法分辨。但此时,罗南的“镜头”死死地锁定在角魔身上,须臾不离。
洛元手上攥着曾属于角魔的断臂,这截肢体甚至还在抽搐。他扬扬眉毛,把撕裂伤口摆在眼前,认真打量了一番:“神经细胞活性要比想象中的好很多,修补能力也不错。看,出血止住了,你上次的基因调制,也不能说是一无是处……回头再做个局部增殖修复好了,费用你自己掏。”
说罢,他就将断臂扔在泥涂中:“好了,处理完了一件事,有关实验室这边,咱们也抓紧时间。”
他转向“肥龙”,不变的微笑配合眼色,示意这位往上边看。
此时,载着洛元过来的那架中型运输机,已经偏离了咸水湖上空,向着西北方向飞过去。不知什么时候,它还在空中拉起了彩烟,生怕别人看不见。
便在众人投注视线的时候,运输机上又有东西投落,当然这回不再是人,而是一枚同样拉着彩烟的信标。
“我不太理解你们在这儿折腾什么。如果是要找实验室的话,不妨往那个方向去吧。这是实验室前员工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