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4章 开战了

突然,牛信笑了,说道:“兄弟,貌似,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下去打一架,五分钟之后,你要是能出来,钱你拿走,咱们一笔勾销。”

“我,要是不打呢?”

“哈哈哈,不打?那就更简单了!”牛信冷哼一声,什么话都没说,牛信身后的几个黑衣壮汉咔嚓嚓的将子弹上膛,剑拔弩张准备扣动扳机。

被逼上梁上,身后无退路,陈关西已经没了选择。

他现在不答应,几子弹齐齐射来,陈关西必死无疑。

他要是答应,走进铁笼子里大战一场,陈关西还能有三分生存的希望。

在牛信和皮启冲阴冷的目光下,陈关西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的说道:“我现在是不是没有退路了?”

“当你踏进门的那一刻,你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牛信说道。

“你的规矩?好,很好!”陈关西冷冷的说道:“希望你是守规矩的人,我打赢他,咱们恩怨两清。”

牛信大笑道:“我牛信说一不二,一个唾沫一个钉,你现在进笼子,要是能活着出来,我就认了你这个朋友。”

“可以,希望你说话算话。”

陈关西不再多说废话,他转身走下楼梯,直直的走向铁笼。

一瞬间,全场的焦点都落在了陈关西的身上,数十个人惊讶而又兴奋的看着不算强壮的陈关西,真不知道那看似瘦弱的身躯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去和狂暴交战。

众人愣了一秒,随即又爆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喊叫声:“吼吼吼!开战!开战!”

“狂暴!狂暴!”

“撕了他!”

人群像是沸腾的开水,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水泡,所有的人都目光炽热的盯着陈关西,也盯着那个蹲坐在墙角的狂暴。

“吱嘎......”铁笼子,缓缓的打开,吱吱呀呀。

陈关西率先进入铁笼子,站在了笼子的一角,一脸冷峻,一言不。

阴暗的灯光下,一个高大如山的身影迈着厚重的步伐缓缓的走进了铁笼子。

近距离观察狂暴,陈关西只感觉一道凶猛的野兽气息扑面而来,陈关西心中一凛,心中暗暗警惕。

而狂暴,却是冷漠的看着陈关西,在那双冰冷的不带有一丝丝感情的眼睛里,眼前的陈关西不过是另外一具尸体罢了。

陈关西冷静的观察着狂暴,在战斗之前,他在寻找狂暴身上的弱点,这是陈关西作战之前的习惯,他不会打无准备的仗,他心里也清楚任何一个人不管多么强大都会有命门,只要能寻找敌人的命门加以攻击就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同时,陈关西也一眼扫到了狂暴的弱点。

狂暴的左臂在滴血,鲜血如同狂涌,一滴滴的滴落在地,砸在地上,映红了地面。

狂暴没有捂左胳膊,也没有疗伤,他没有做任何的处理工作,只是任由鲜血在流,用身体的白细胞一点点的修复他那被利斧砍伤的胳膊。

陈关西皱皱眉,说道:“你受伤了。”

狂暴什么话都不说,他安安静静的站着,好像没有听到陈关西的话,似乎在狂暴的眼里,他没有和一个死人说话的必要。

陈关西又皱皱眉,道:“兄弟,我不想乘人之危,就算你不包扎缝针,至少吃点止疼药咱俩在干。”

这一次,狂暴终于抬起了眼睛看向了陈关西,狂暴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些异样,也多了丝丝惊讶,狂暴没想到这个尸体居然会这么说,这让狂暴感觉异常的惊奇。

狂暴静默着,突然开了口,声音如同地狱里敲响的丧钟,沙哑带着沧桑:“小子,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不杀你,留你半条命。”

陈关西怔了怔,随即嘴角一撇,笑着回道:“这句话我也送给你,我会给你留半条命的。”

“哈哈哈哈,有种!”狂暴大笑。

“哈哈哈。”陈关西也跟着笑,可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

两人隔着笼子站稳了,这时,之前的矮小男人又一次的钻进了铁笼子里,他手里攥着麦克风,目光炽热,还是那般疯狂的喝道:“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将是我们今天白天的最后一场比赛!就让我们看看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到底有什么本事敢挑战我们的死神狂暴!来,欢呼吧!规矩照旧!surrender or die!燃烧吧,鲜血!”

“聒噪......”矮小男人话音刚落,狂暴不耐烦的抓起了矮小男人,像是抓一只小鸡崽子似的直接给扔出了笼外,矮小男人被大力裹挟撞在了笼子外的台阶上,脑袋撞枪,鲜血直流,眼睛一闭竟直接被摔晕了过去。

铁笼子,咔擦咔擦的再一次关上了。

笼子里,一高一矮,一壮一瘦的两个男人隔着五米相互对视。

既是开战,那就没有退路,既是没有退路,那就主动出击。

打架这个东西其实很简单,谁先下手,谁下的手黑,谁够狠,谁就赢。

所谓的功夫,所谓的格斗技巧,其实就是让你在狠的时候知道该怎么用最少的力气打败敌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先下手者是为强。

陈关西果断出击,原地起步,飞起一脚凌空踹向狂暴,这一脚也有劈砖破石的力气,声势不大,但却暗藏杀机。

毕竟,陈关西也是练过的,这条腿在祖国边境也踢死过毒贩。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见陈关西出脚,台上的牛信率先眼前一亮,他看到陈关西出脚,也终于知道陈关西为何能把皮启冲一堆人打的抱头鼠窜,陈关西绝不是善茬,也是个隐藏的高手。

与此同时,铁笼子里的狂暴也感觉到了陈关西的汹汹势头,狂暴的眼睛里生出了嗜战的渴望,狂暴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和他正面作战的对手,他渴望有这样一个这样的对手,希望陈关西不会让他失望。

同时,狂暴也注意到眼前敌人的这一脚迎击的目标却是他不曾受伤的右胳膊,而不是他那个汩汩流血的左胳膊。

若是陈关西他的受伤的左胳膊会在战斗一开始就占据优势,可陈关西却没那么做,似乎他真的不愿意趁人之危。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