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控场时代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亲手夺回

又是一抹抹晃得瞳眸疼的闪光灯刺激着视线……

又是一张张把企图和蠢蠢欲动写在脸上的面孔……

尽管艾迪生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赛后新闻布会了,但从本心上他还是对这个形式充满排斥,就算他很清楚自己早晚会作为最受关注的那个熬过整个流程。更何况他现在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一向不会喜怒形于色的脸上都忍不住暴露出一丝负面情绪。

“艾迪生,不知道你是否介意,但我认为是你在最后时刻的行动葬送了你的球队取得胜利的希望,这一点你承认吗?”被新闻官叫起来的白人记者向台上的华裔控卫问道,脸上挂着可以去给‘商业性微笑’做注解的表情。

这是《克利夫兰老实人报》的记者,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坐在艾迪生身旁的斯波尔斯特拉眉头皱起想要替自己的队员挡下这次进攻,却听得艾迪生平静至极的嗓音响起:“是的,你说得没有错,是我葬送了球队的希望。我在最后时刻犯了大错误,所有对我的抨击与讽刺都是应该的。”

艾迪生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颌,很是平和地看着那位向自己提问的记者,原本脸上那一抹郁气也被消隐掉。他向着坐在房间里来自全球各大媒体的记者坦承自己的失败与责任,准备承受那些好事者与看不惯自己的人所涌向他的议论、戏谑、嘲讽乃至辱骂。斯波尔斯特拉神色复杂地收回自己的视线,他知道艾迪生迟早要适应这一切,却又忍不住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给这个还不满2o岁的年轻人背负上太大的压力了……

大约15分钟之前,就在热火队与骑士队的天王山之战拼到最后仅剩的1o余秒钟时,客场作战的热火队还落后对手4分,如果能够快打快攻并实施罚球战术他们还有逆转的希望。然而就是这时,借助挡拆带球向三分线内突破的艾迪生却被从侧翼突然间冲过来进行协防的伊曼.香波特刀掉了手中的篮球!

失误!关键到比噩梦还要可怕的失误!!!这让艾迪生一瞬间全身的神经仿佛都痉挛了起来!!!自从进入nba以来他被人从运球手中直接刀球的次数屈指可数,从来都是他去抢断别人的运球,谁成想自己却在最不能生失误的时候被对手盗走了自己手中的篮球!!!

他太过大意了,或许是最后时刻肾上腺素的飙升让他忽略了本该注意的问题,或许是骑士队以正常都没有安排侧翼协防让他放松了警惕,又或许是他对于自身运球实力的自信已经在潜意识中扭曲成了自傲与自负……这瞬间犯下的大错令他心脏猛地凉透了!艾迪生转过身想要不顾一切地追过去,却是不知慌张还是力过度,他的轴心脚在蹬地时居然扭了一下!疼痛与失去重心让他猝不及防地摔趴在地,无助而绝望地看着伊曼.香波特把球传给快下到前场的勒布朗.詹姆斯,由骑士领袖一记大力劈扣将分差拉大到6分!

贷中心几近爆炸般的欢呼呐喊与那些兴奋到极点的骑士球迷对艾迪生指名道姓地尖酸谩骂充盈在热火控卫耳畔,艾迪生几乎是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每句话都化成刀刃扎入自己心脏的剧痛!他感觉不到自己脚踝上的疼痛,听不到主教练呼叫最后一次暂停的声音,看不到斯波尔斯特拉焦急命令队医赶忙上场的样子……那一刻他似乎变成了一具空落落的傀儡,就连究竟是谁扶着他站起来也没有任何印象……

他的致命失误宣告着热火队彻底失去了在天王山之战中翻盘逆转的希望,对于球队核心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沮丧的结局了。詹姆斯扣篮之后迈着霸王步的身影深深刺痛了艾迪生的视线,他抿起的嘴唇下是紧紧咬合着的牙齿,混着恼火与不甘的眼中酸涩感险些夺眶而出。艾迪生绝不是个习惯于随意流泪的人,从他离开纽约哈林区的那一天起他就把所有该流的眼泪都流尽了。但是在他最为在意的赛场上以他最难以想象的方式输掉比赛,这种近乎背叛感的强烈失落让他的眼圈还是忍不住红,只得死死咬着牙忍住想要留下来的眼泪。

他可以接受失败,可以接受惨败,但真地不愿意接受以这样让他绝望的方式失败……

“我太过自负了,对于自己的能力抱有着太不应该的自负,以至于犯下了大错。”艾迪生的视线看过台下每一张朝向自己的面孔,“那个失误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外界对我有怎样的批评都是应该的……我的队友们和教练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做的一切,他们做得很棒,输球的责任在于我。我的愚蠢毁掉了这场比赛,我理应受到责骂。”

他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全盘托出,没有一丁点为自己开脱的言辞,把球队输掉天王山之战的责任全都揽了过去。这就是艾迪生最真实的想法,既然作为核心,那输了比赛的责任自然就应该由核心来承担。他所犯下的错误不容推辞,更不容对自己的队友和教练有任何不满。就是他让热火队拼了一整场的努力功亏一篑,让迈阿密人再一次处在了大比分落后的劣势下。

热火控卫这番毫不推诿的自责让在场一众记者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尤其是克利夫兰的记者们,他们本来还期待着能和艾迪生打一场精彩的口水战来着。这样一来记者只好降低自己提问中的针锋相对,问了几个性质相对温和的问题。斯波尔斯特拉接过了回答问题的任务,经验丰富的他对此应对自如。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艾迪生,”这时又一名记者在新闻官的肯下站了起来,仍然是一名克利夫兰媒体的记者,“这场比赛你们的失利是否让你看到了球队实力上的差距?你是否看到了lbj和凯里.欧文在赛场上的强大统治力?你觉得你的球队是否还有信心在赛场上和骑士队一较高下?”

布会的现场顿时安静了许多,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提问的记者身上。斯波尔斯特拉在一旁暗自诅咒了一句,这么具有挑衅性质的问题1oo%是故意的,克利夫兰的媒体有备而来,就在等着这种时候给在他们眼中还太过年轻的艾迪生致命一击。如果艾迪生沉不住气愤怒地与记者吵起来,那媒体则可以用这件事大做文章,什么傲慢无礼、外强中干、年轻气盛的贬低话语都会加到热火控卫头上。

艾迪生的眉宇向上一扬,眼神顿时锋利了很多。他现在虽然无比沮丧和自责,但不代表他因此丢掉了自己的自信与自尊,对方言语中挑衅与欺犯他不可能听不出来。不过艾迪生没有让自己的怒火肆无忌惮地爆出来,他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位身材略胖的记者,嘴角跳起轻声问道:“请问您叫什么名字,记者先生?”

对方愣了一下,但依然维持着脸上那副好整以暇的表情:“威尔多.加西亚,供职于《克利夫兰快讯报》。”

“那好,加西亚先生,您问的问题非常好,非常深入中心。”艾迪生把拖着自己下巴的手掌拿开,坐直了自己的身体,“这些问题……我会在下一场比赛中清楚地回答您的,请您千万不要错过下一场比赛。最好您可以随队到迈阿密来,那样您就能够看到我最最直接的回答了。”

***

登上驶向机场的大巴车后艾迪生就关掉了手机,他现在不想通过信息网络和任何人交流。他一闭上眼睛脑中就会浮现出1o8:114的比分,以及自己被抢断后又摔倒的窘迫场面,一想到这些他就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一拳。他在大巴车上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向每一名队友和教练组成员道歉,搞得其他人慌忙地反过来劝慰失落不已的球队核心,像鲁尔.邓、丹尼尔.格兰杰这样的老将已经见惯了在赛场生重大失误的场面,这并不足以让一个人背负上沉重的罪恶感。

就算是迈克尔.乔丹也在职业生涯中犯下过许多次令球队功亏一篑的错误,然而这些错误却令他蜕变成了登峰造极的联盟第一人。球场上的失误固然是令人失望懊恼的,但如果它能够令犯错的人谨记并有所成长,那它便并不是没有存在的意义。

艾迪生在之前还劝解过被勒布朗.詹姆斯压制的鲁尔.邓,然而到了自己的时候,他却无法劝解开自己。偏执狂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于自身无比偏执,艾迪生绝不会忘掉今晚他在贷中心犯下过的错误,他会尽一切力量在赛场上弥补自己的错误。就像他在布会上对那名记者所说的,他一定会在下一场比赛中给出自己最为强势的回应。无关乎状态如何,无关乎对手的实力如何,是他一定要这么做。

登机后艾迪生就开始接受队医给他安排的冰敷,他扭了一下的左脚赛后经过检查现并无结构性损伤,只是轻微扭伤肌肉的硬伤而已。只要及时进行冰敷,再休息一天,他依然可以完好无损地出战下一场比赛。

不得不说艾迪生的身体耐性和承受对抗的能力简直不像是他这个体格的球员所能够拥有的,包括之前他被lbj毫不留力狠命撞击后又激烈摔到地板上那次,再加上这次轴心脚力时扭伤,居然都没有造成什么结构性损伤……一名球员的身体耐性强弱对他能够取得多大成就有着极强的关联,这一点上艾迪生完全可以算得上是联盟顶级的水准。

“下一场比赛我一定会打的,先生,这就是我的回答。”在斯波尔斯特拉寻求艾迪生下场比赛是否决定出战的意见时,他语气坚决地回应道,“不仅仅是为了球队的胜利,我更要为我今晚犯下的错误再勾回一个正确的符号……我在球场上丢下的东西,我一定要亲手夺回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