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侠世界梦长生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五章 跗骨之蛆转生咒

第五章 跗骨之蛆转生咒


(28+)
楚云连续撕裂了三次空间,二三十万里的距离是有的,但是让楚云震惊的是,这一片白雾竟然阴魂不散,还在自己的身边。楚云知道这诅咒应该是真的被天道承认了,否则绝不可能甩不掉。楚云虽然对诅咒不了解,但是却知道这东西的难缠。

一把浑身如同墨玉的尺子被楚云祭了出来,这正是当初用吴尊上的遗体换来的那一把灵器摄魂吞灵尺,此宝直接可以作用于武者的神魂,是一把少见的能够克制神魂的灵器,极其的少见。而楚云看来这个野王尊上的诅咒,正是作用于自己的神魂的,应该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果然当摄魂尺一出现,那一片白雾竟然蜂拥的涌向摄魂尺,楚云心里一喜,果然管用。白雾慢慢的变淡,摄魂尺颜色却越加的黝黑剔透,这法宝如同蘸满了墨汁的毛笔,仿佛浓墨随时可能滴下来。楚云看到这一幕心里狂喜,当时那个天尸谷的宗师高手跟自己讲解过这摄魂尺的作用。此宝可以吸收神魂壮大自身,而且越是强大的神魂,作用越大,如果当摄魂尺如同蘸满了墨汁仿佛要滴下来的毛笔,摄魂尺就代表威力达到了顶峰。一旦达到顶峰状态,那么此宝甚至可以威胁到宗师中后期高手,突然袭击之下,甚至宗师中后期武者也要神魂破碎。不过此宝只能吸收成型的神魂,只有宗师中期以上的武者神魂彻底成型,但是宗师中期武者的神魂那里是那么好得到的,毕竟乾蓝冰域这几千年也就是死了一个火灵恨和一个吴尊上而已,宗师中期以上的武者不是那么好杀的,所以此宝在哪一位天尸谷宗师高手的手上基本上没多少作用。但是没想到楚云仓促之下,竟然把此宝激发到了圆满的地步。

楚云猜测这野王尊上虽然只是宗师初期,神魂没有成型,但是因为他用自己跟天道发誓,因此神魂发生了变异,变得堪比宗师中期武者的成型神魂,这才让摄魂吞灵尺圆满了。不过楚云心里也很震惊,凡是跟天道沾点边的东西就如此之强,自己看起来要更加谨慎。按照那个天尸谷的高手说,此宝需要吞噬三四个宗师中期以上的神魂才能饱和,而野王尊上的变异神魂岂不是说一个顶好几个?现在问题反而变成了摄魂吞灵尺吞噬不了这么多的神魂,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果然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摄魂吞灵尺突然射进了楚云体内,楚云眼睛一咪,他知道摄魂尺吃饱了,但是这野王尊上的诅咒白雾却还剩下一些,这些白雾在失去了摄魂吞灵尺的吸引之后,再次扑向了楚云。

楚云连续用出其他的几种灵器试图阻拦,但是却没有一种能够阻挡这一些白雾,楚云的身躯不断地后退着,他在思索着办法,自己一直逃走不是个好办法。

最后楚云一咬牙停下了身形祭出了心灯,但是被楚云寄予厚望的心灯竟然根本没起半点作用,反而因为楚云的停留,让这一些白雾彻底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楚云立刻感受到自己的识海中出现了一片阴影,这一片阴影虽然很小,但是楚云却知道这绝对是以后自己晋级宗师中期的大患。

楚云立刻取了一个酒杯,此宝正是楚云从自己的四师兄孙恒那里得到的神魂杯,据说此宝产生的灵酒对于武者的神念有极强的治疗作用。楚云拿出了一个酒壶直接把里面的酒倒在了神魂杯中,大约半个时辰,里面的酒就开始变得浑浊,楚云知道这些酒已经转化完全。

楚云直接端了起来一饮而尽,许久,楚云查看自己的识海,结果发现识海中的阴影变淡了一些。

有用!楚云立刻行动了起来,他拿出了几十个酒壶一杯一杯的转化了起来。

三天之后,楚云一脸纠结的停下了所有的行动,神魂杯的确有用,不过就是无法做到彻底铲除自己识海中的阴影,只把这阴影压缩到了很小很小的一块,但是就是无法根除。楚云觉得神魂杯毕竟只是法宝,所以无法彻底清除诅咒,这是能理解的,如果以后能够得到类似于神魂杯的灵器甚至灵宝,那么未必没有全部祛除的希望。

把诅咒先放到一边,楚云再去想炫光尊上的金鼎尊上的事,楚云顿时觉得十分棘手,而且他对于九洲灯的绝对自信也出现了裂痕,九洲灯的效果是没问题的,的确可以操纵宗师的生死,这是不需要质疑的。但是楚云忽略了人心,这些宗师哪一个甘心情愿的成为另一个人手中的傀儡?很多宗师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失去自由吧。他们可以被天道控制,因为天道至上,而楚云算什么?不过就是个宗师初期。

楚云完全可以以强硬的姿态杀死炫光尊上,毕竟这个家伙坑了自己是明明白白的事实,不过如此一来,楚云镇守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光没能收服炫光会,还自己中了诅咒。再加上外面还有沧浪门和金刚门对自己的霸王盟虎视眈眈,甚至关帝门改名换姓从新成立的武圣门没有彻底的消亡,这么一来怎么看霸王盟的前景都很不明朗。最可怕的是自己中了诅咒,影响自己的神魂成型,这就说自己不彻底消除诅咒,是无法尝试晋级宗师四层的。这前路后路全都被堵上了,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头疼。

但是不杀炫光尊上,留着这么一个看似恭顺,实则恨不得自己死了的家伙,将会更危险。楚云思考了许久最终没有拿定主意,当楚云回到了野王尊上死亡的密林,竟然发现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两个人不悲不喜的还在此处等着自己。

当两个人看出楚云返回,炫光尊上还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把野王尊上留下的几个超级乾坤囊和他的武器,也是那一把鳄鱼剪交给楚云,楚云接了过来,但是心情极其的复杂。

“行了,别装了,炫光尊上你好深的算计啊,说吧,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也应该感受到你的生死皆在我一念之间。”楚云直接撕下了两个人之间的那一层虚伪的面纱。

炫光尊上看着楚云,恭顺的表情彻底消失了,他的脸上露出了身为一个宗师的傲气,“楚尊上,本座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掠夺了我的一丝神魂,我完全感受得到,你可以借助这一丝的神魂杀了我,我没有一点反抗之力。但是你以为掌握了本座的性命,本座就会彻底臣服?哈哈,本座已经活了两千九百余载,什么场面没见过,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今天你要杀了我很容易,我的这一位兄弟金鼎尊上将会带着我的遗体回去,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给我报仇,你将会得到我炫光会这一个死敌。我虽然死了,但是我炫光会会如同你的梦魇。一生无法晋级宗师中期的痛苦我猜比我死了更让人绝望,哈哈哈哈哈。”

“你说的不错,我是杀你如同杀一条狗一样的简单,但是我不会杀你,我要让你看着我晋级宗师中期、后期甚至成为大宗师,我要让你再也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规规矩矩的跪在我的身前。这一局是你赢了,但是当我彻底消除了诅咒,晋级宗师中期的时候,我会回来,到时候如果你还敢算计本座,本座立誓让你生不如死,你的亲戚朋友我也不会放过,我不是个大度之人,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楚云说完,直接消失在了两个人视线之内。

楚云走后金鼎尊上走上前来,“大哥,你猜对了,这个姓楚的果然没杀你。”

炫光尊上摇了摇头,“我早就猜到了,这个楚云是个有野心的人,虽然恨不得宰了我,但是他不舍得咱们两个人的,除非他真的绝望了。”

“大哥,如果他真的突破了宗师中期怎么办?”金鼎尊上再次开口问道。

炫光尊上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如果他真的有这么本事,那么我们兄弟臣服与他又有何妨?”说完,他直接动身离开了此地,金鼎尊上又占了好一会,才像是想明白了,他大笑着追着炫光尊上消失的方向离开了。

临州东部,在野王尊上死后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能够阻挡住霸王盟的势力,而炫光会也没有一点插手的意思,任由霸王盟占据了临州的东三郡,霸王盟的地盘变成横跨两州十一郡的势力,总算是达到了大势力的标准。因为乾蓝冰域大势力的标准就是十个郡的地盘,这算是最基本的那一条线。达到了这个标准,霸王盟也就有了参加几百年后乾蓝冰域势力排名的资格,而这个资格关系到很多切身的利益,当然最关键的是霸王盟能够在下一次排名之战来临之前守住这十一郡的地盘。

楚云回到了总盟之中,脸色十分的难看,这一次他是被炫光尊上阴了,而且自己体内的诅咒让楚云越来越觉得危险,本来楚云觉得自己做的够多的了,但是现在楚云觉得他做的不够多。

“盟主,出什么事了?”楚云回来之后立刻把黑哥请了过来,楚云对于黑哥绝对信任,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跟黑哥说了一遍。黑哥听了楚云的话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盟主,以自身为代价的诅咒叫做转生咒,意思就是用一个本来可以转世的机会出卖给天道换来的诅咒。这种转生咒,我不光听过,还遇到过。当年我五行门的一位师兄,就遇到了这一种情况,他当时也是宗师初期,为了消除这种转生咒,他尝试了无数的办法,甚至门内的太上长老也出手过,但是足足却如同跗骨之蛆,根本难以祛除。后来这一位师兄没有放弃,他拼命的探索各种秘境、险地,最终终于找到了祛除诅咒的办法,这位师兄也厚积薄发,短短数百年就成为宗师后期的强者,可惜后来这一位师兄为了对抗强敌自爆了。但是我当年收到了这一位师兄的照顾,他曾经告诉过我,祛除诅咒的唯一办法就是在晋级宗师的时候,切割自己的神魂。其他的办法,就像是盟主你想想的几种办法只能治标不治本,就算是诅咒被压缩的再小,一旦有机会,也会从新爆发的。”楚云听到这里眼睛一亮,有办法就行,楚云立刻问起来黑哥详细的办法,当楚云听完神魂切割之法,整个人却再次陷入了纠结之中。

原来这个神魂切割之法,的确能够把诅咒消除,但是缺陷也是极大地,因为神魂不全,无法晋级大宗师,这是楚云难以接受的,楚云辛辛苦苦的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被挡在大宗师的门外?

不过楚云还是把切割神魂的方法记了下来,如果实在没办法,再考虑这么办。接下来的日子,楚云不是跟高仁混在一起研究炼丹,就是自己在琢磨着炼器,他不断地练习之下,炼器的水准也在不断的升高,现在楚云已经能够炼制出法器了。虽然自己用不上,但是赐给门内的弟子还是不错的,甚至楚云还给霸王盟凡是达到天阶之上的武者都制造了一枚身份令牌。

就在楚云准备离开之前,高仁终于成功炼制出了降元丹,虽然出单率还很低,但是这总是一个好的开始。楚云让高仁继续炼制,然后让黑哥坐镇霸王盟,自己准备去完成和嗜血门的承诺,参加仙海域千年一次的排名大比,当然这不光是为了完成嗜血门的承诺,还是为了去取经,毕竟乾蓝冰域的排名大比也就比仙海域的晚了几十年而已。

现在霸王盟有魔影门为盟友,而炫光会的两个人也应该不会招惹霸王盟,至于南边是无边无际的鬼林,宗师武者也不敢轻易进入,因此南边的狂风域的门派威胁不到霸王盟,北部改名为武圣门的关帝门自顾不暇,也应该不会轻易的找麻烦。至于朗州的门派也不会轻易的跑出来攻击霸王盟,所以还是安全的。楚云准备去参加完嗜血门的排名大比,然后就去蓝田域一趟。《战经》的下半册自己必须要得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从桃花运世界流传下来的武功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系统应该不会骗自己。自己就算是中了诅咒,内家武功暂时无法晋级,但是自己总能够修炼外家功夫。

其实楚云本来想吞并了野王门,然后合并炫光会,成为一个拥有四个宗师的大门派后,公然贩卖丹药的,高仁和自己制造的地灵丹和人武丹并不少,四个宗师也能够保护自己的产业,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楚云没想到自己被炫光尊上阴了一手,让自己的计划彻底破产了。

楚云临走之前去了一次魔影门,以丹药换取了不少的符篆,这个风凌尊上虽然不是神篆师,但是也是一位中级的符篆家,符篆虽然没有阵法师、炼丹师和炼器师那么的稀少,而且不如他们的地位高,但是也是一种很有地位的职业。一些符篆的威力和作用也是不可小视,楚云跟魔影门的结盟真的一举多得。

楚云的到来让嗜血尊上大松了一口气,然后直接设下大宴宴请楚云,灵膳跟不要钱一样的上,单单是这一顿饭起码也要花几千中阶灵币,当然这对于宗师来说都不算什么,不过这种重视还是让楚云好感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