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星际后勤兵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六章 堕落的神主(完)

第六章 堕落的神主(完)

自从李云主宰紫剑王朝后,短短的七年里,紫剑王朝的大军,横扫八方星域,直把宿敌黑暗神族打得差点灭族,最后黑暗神族只好向紫剑王朝签下最为耻辱的条约,成为紫剑王朝附属国,他们的皇帝的登位还需要得到李云认可,才能行使皇权……

李云虽然从来不认为自己宇内无敌,但一时间确实难以找到势匀力敌的对手,不论是黑暗神族还是光明神族,或是异形帝国以及人类的联盟,都对紫剑王朝或者说对李云一个人俯首帖耳,献媚程度超越最忠心的某种动物……

开始李云还到处走走,带着随便数数就能数清人数的卫队,今天出现在异形帝国会晤女王,会晤期间肆无忌惮地调戏艳媚的女王,明天去到光明神族,大声呵斥光明神族的大帝,胡乱评批光明神族的朝政……希望能引出强大的或是众多的敌对者。

但引来的,不是女王陪睡,就是光明神族的大帝一幅孙子般的笑脸,别说反抗,就连一丁点敌意都看不到。

无聊啊无聊,极度的无聊,又加上紫剑王朝李云父亲的旧部,能人如云,在王朝施政之上,根本不需要他操什么心,七年之后,终于量变引发质变。

首先内宫的妃子们在一次秘密大会上,无不愤慨地公认,她们的夫君,已经从一个光明仁爱的神主,堕落为极度邪恶的魔王,是皇宫特别是内宫动荡不安的罪魁根源。

方雨君甚至说,早在两年前,神主就暴露出极其无耻下流的一面……当然,方雨君说的是李云去华云星接她时,与那个女上校的一夜风流之事。

而引发妃子们极度不安起因,源自自称是现王朝神通第二。但却现为内宫待卫统领的乌大。

显然在这件事上乌大背叛了李云,乌大向诸妃告密,神主最近在练一种极其邪恶的神通。

诸妃惊问是什么神通。

乌大说他也不清楚是什么通神。但在练功密室听到了可怕地笑声,他推测因为神主极度无聊之后,可能有些走火入魔了,可能……他会制造令人哭笑两难的事端。

乌大当时有些吞吞吐吐地。不知乌大是有难言之隐。还是真地不是很清楚。

“哭笑两难地事端!”当时诸妃听到之后。还没什么想法。但随后越想越是不对。“哭笑两难地事端!”岂不就是没事找事?而就在乌大私自向她们发出秘密警告之后不几天里。

忽然地。在皇宫之外。就来了一个非常诡异地黑衣人。口出狂言要挑战神主。

在皇宫卫兵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之时。就看到神主无比兴奋地跑了出去。

就在皇宫之外地天空上。神主与神秘诡异来客。大战了一天一夜。此事当然立即轰动了整个皇都。皇都几百万人见证了神主与神秘来客地大战。

开始连小孩都认为。神主很快就会取得绝对地胜利。但让臣民们大吃一惊地是。神秘来客居然与他们最高阶大神一般地神主。大战了一天一夜之后。居然还没分出胜负。

皇都的臣民感到宇宙就要毁灭一般的不安。

然而妃子们感到她们的神主夫君虽然表面上一脸愁云,内心却好像极为开心的样子,当然没有人比她们更了解夫君的内心,女人的直觉也向来也是非常的可怕。

但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百万臣民都极度不安,可神主大人却心里兴奋莫名呢?

诸妃非常地相信她们的直觉。再说又不是某一个妃子有那样地直觉,连最为粗线条的卫晨星,卫大妃子也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们地夫君……”

“是啊,是啊。”其他妃子大大点头,云若衣云大妃子娇憨的说:“我感到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好奇怪啊。”

联想到之前乌大的警告,妃子中精神力最强大的依娜断言:“那个可怕的敌人一定与我地夫君有关,姐妹们,们这段时间千万要小心啊。”

为什么依娜会这样说。其他妃子吃惊地看着依娜。一时依娜也非常的不安,脸也红了起来……

其实早在年前。依娜就领教了李云可怕的挑情手段。

第二个有所觉察的夏凌青夏大妃子,她记得曾经与李云恩爱时,让她差点吓死的黑暗之手。

不过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另外,夏凌青也完全不明白,那个可怕的黑衣人,与当年遭遇的黑暗之手,有什么关联,她只是隐隐感到有些关联。

但事情却是越演越烈了……

之后,李云神主与神秘来客再战,又是满城轰动,臣民们争相观望,只见云层中雷电滚滚,巨大的能量风暴团忽上忽下,神主与神秘来客打得那个叫……兴高采烈。

呃,不是吧。来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强敌,足以威胁到整个王朝地安定,怎么可能会是兴高采烈?

但就连修为最低下地平民,也只觉天空中的神主,就是非常地兴高采烈,虽然又是一番势匀力敌的大战后,当他们拥戴的神主落地后,一脸的严肃,可每一位臣民的目光都非常的怪异。

又一次大战之后,诸臣拥着神主在通往大殿的阶梯上,谏察大臣云如云终于忍不住问:“吾主,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谁?咳咳,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人?”

李云不高兴了,冷脸道:“难道天下就没有了可以挑战我的人?你们这种想法是不对,我很高兴有这么一个对手……”

群臣闻言,全都变色,为他们神主的想法,又一次感到极度的不安。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cn(1⑹κ.Сn.文.學網

敌人的强大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他们的神主,居然似有喜欢这样的敌人地想法,要知新王朝可是以神通定朝。王朝的强大,王朝的称霸宇宙,最少有一半是源自于他们神主深不可测地神通。一旦神主的这顶光环被削弱,或是更坏的被替代,这叫他们这些臣子怎么去想?

还有……每次神主与那神秘来客大战时,他都不充许任何人插手。

当然,面对能几次与神主交手,都势匀力敌的神秘来客,不论是谁都有点心怯。

所以。群臣只好忍耐再忍耐。

可群臣还好一些,内宫就一团糟了。

因为李云忽然宣布一个更震惊的消息,出于对对方的尊敬,他居然要请对方来内宫喝酒。

当然诸妃奋起反对……

但李云说反对是无效的,因为神秘地对方会不请自来,诸妃更愤怒了,只觉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内宫是什么地方,是如此陌生又强大的异客能来的地方吗……

话又说回来,当然诸妃也越来越感到。这个神秘的来客很古怪,但谁也没把心里最核心的怀疑说出来,有一些狡滑的大臣。也似察觉到了一些猫腻,在对神主要交结神秘来客的问题上,没有过多的纠缠,只提醒他们神主大人要小心闹出事来。

就这样,神秘又诡异的来客,大摇大摆地进入内宫。诸妃又是害怕又是新奇,纷纷躲在自以为安全地角落,偷偷观望她们的夫君与神秘的黑衣人对饮。

只听李云对神秘地黑衣人说:“黑衣老弟,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立时,躲在各处的诸妃们,恨不能冲上来摸摸李云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愤恨之情难以言表。

可没想到黑衣人却大言不惭说:“住下来可以,但我绝不会受你差遣。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你想差遣我,打败我先。”

李云一脸正色道:“那当然。要不我封你为次神主如何?”

咕咚!妃主们全听得倒掉了,有有这样昏庸的夫君吗?次神主这样官也是能乱封的?

但听到黑衣人的话,妃子们才知道并非只有一个无耻地,只听黑衣人道:“好吧,我考虑考虑,当然,先声明,当上次神主之后,还是不会供你差遣。”

黑衣人全身笼罩在一身雾一般的黑衣之中,虽然他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遮掩物,但诸妃却发现无论如何都看不清,这黑衣人长得是俊是丑,只觉的这黑衣人的脸形跟她们的夫君有些像,另外,黑衣人的一双眼睛有时亮的跟神族人一样。

黑衣人在跟李云说话之时,忽然车转头来,立时,夏大妃子心里啊地一声大叫,只觉被那贼一般在黑夜里发光的目光狠狠地盯了一下。

立时,夏凌青只觉心儿狂跳,又羞又恼。

但黑衣人却若无其事地车转头对李云道:“老弟,我可以在这里随意地走动地吧。”

诸妃又急又怒地竖耳之时,只听她们的夫君又说了一句让她们昏倒地话:“当然可以,但你不能调戏我的妃子,绝对不能,否则……”李云表情转为恶狠狠地说:“我一定会灭了你,连你的一点骨灰都不会存在了……”

“嘿嘿嘿……”黑衣人一串怪笑在内宫上空回荡。

妃子们又一次想冲出来抗议……但是,看到那个黑衣人,她们只觉连抗议的勇气全没了。

依娜听完他们的对话之后,羞恼地闭上了眼睛,她完全明白了乌大那警告的意思,也明白了神主大人练了一种什么样的邪恶神功。他已经从神识的分离,练到了肉身的分离。

不过,就算这是神主大人的一个化身,依娜也感到这太可怕了,让人不寒而栗。

正在依娜只觉好邪恶好可怕的时候,黑衣人的一缕声音贯入她的耳中:“宝宝,若敢揭发我的秘密,我一定去异形帝国三年不回来,我说到做到。”

这真是极度无耻威胁啊!即便善良得像天使般的依娜,也气得脸儿发白,一万个想跳出来向邪恶挑战,但一想到神主大人那可怕的神通。如果同时出现几个分身,一同来找她……那明知都是他,她也会羞的立即气绝的……

依娜哭着跑了。她只希望不是第一个来找自己。

而夏凌青自从听到夫君与神秘黑衣人地对话后,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心里只剩下一种想法:“逃!”

但还没等到天黑,夏凌青就发现眼前的景物,似乎都在轻微地晃动,她不由尖叫一声:“卫兵,卫兵!”

可是仿佛一下子掉落到另一空间般。非但卫兵一个也看不到了,就连身边的待女也莫名其妙的全部不见。

蚀摇火跳,黑雾轻涌,一个人影直直地移到门口……夏凌青吓的又是一声尖叫,随即直接昏倒!

黑衣人无语了,在门口大挠头皮,自言自语道:“真不好玩,太无聊了,我要疯了……”

不想,昏迷中的夏凌青悄悄地睁开一只眼睛。他说的话她全听到了,当然堂堂的大妃子,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吓得昏迷过去…夏凌青也百分之八十知道了真相,但是……这个游戏也太邪恶了吧!想到那其中的邪恶程度,她的粉嫩的脸靥一下子通红。

不过,想想夫君也够可怜的,这几年他东奔西跳。硬是没找到足够匹配的敌人,在朝中,更是早早地便暴露出夫君根本就没有做君王的兴趣,这个大臣们最清楚了,神主大人很多次在大臣议论的最激烈的时候,居然在神龙大椅上酣然大睡,搞的大臣们最后只好对神主大人是否亲自参政,睁一只眼闭一眼了,最终大家也明白。有些人地性格真的是不能勉强的。但如今谁又能说,神主不是一个好神主。神主不是一个万民爱戴地神主,那种人人心里想到神主时会心的微笑就是最好的说明了。

“你,你想干什么?”极度的羞涩中,夏凌青也终于想通了,为了夫君的心里健康,再羞人也只好配合他了,不然,还不知这无事可干的夫君,会闹出什么更恼人地事情来。

黑衣人看到夏凌青忽然爬起来,还说了那么诱人的话,大是愣了愣,好半晌才嘿嘿一笑道:“还只得那只黑手吗?我就是幕后的那只……”

“啊!”夏凌青花容失色地掩住了嘴,她真的被吓倒了,原来……但一下子她也如释重负,原来都是讨厌的他干的。

可黑衣人却似浑然不觉自己阴谋暴露,无耻地继续笑道:“美人,现在知道很早以前,自己就被我看光了吧,嘿嘿,怎么样,让我们再续前缘?”

说着,黑衣人向夏凌青一步步的逼近,夏凌青半真半假的直退,事实上,望着黑衣人那张永远也似看不清的脸,以及贼亮发光地眼睛,她也只觉一阵难以形容地惊羞:“你,你不要过来,求你……”

但她哪是黑衣人的对手,只是一阵风动,娇软地身子已被他抱在怀中,立时,她只觉受了雷击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直叫:“不,不要,你快点走开。”

“嘴里说不要,可是我却为什么感到这般的动情,看小嘴都喘得这么厉害?”黑衣人邪恶的声音,直吹向夏凌青粉嫩的耳朵里。

“嗯……”夏凌青止不住地呻吟,她又羞又愧,但自己好像身不由己,眼见黑衣人就要吻下,却像是无比的期待:“夫君,我,我知道是你……不可以吗?哼,谁叫你要这样调戏我。”

“啊,宝宝,……”黑衣人傻了。

“嘻嘻……”夏凌青狡黠一笑,一指点向黑衣人的鼻尖,但对化身后的夫君,还是有些惊心,不过,她承认自己面对化身后的夫君格外的冲动,当下娇喘道:“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呀,我家无敌的夫君,怎么会让一个外人住到内宫,再说……”

“再说什么?”黑衣人——李云越来越烦闷了,真是失败!这样也骗不到小娇娘,那以后就更不发玩了。

“嗯!夫君……要不这样吧,我假装不知道是你好不好?”夏凌青喘得更厉害了,红嫩欲滴的樱唇微启,雪白细小的贝带着芬芳的水气,似渴望似无奈地等待。

呃!黑衣人却感谢到非常的懊恼,这样不行,绝对不行,那来点狠的吧,心念一动之间,神主的真身一闪现身,大叫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夏凌青一看抱着自己的黑衣人,又看到现身身前的清清晰晰的夫君,顿时精神崩溃,啊!地一声,白眼一翻……

这次她真的昏倒了。

黑衣人与神主对望一眼,两人一起苦笑,一起摇头,真是动作一模一样,分毫也不差,除了衣饰之外。

这次的失败让神主大人郁闷了好几天,总结起来,他认为还是因为自己对诸妃过于庞爱,不能真正的下狠手……

那皇宫之外呢?

一想到这,神主大人的眼睛立马贼亮起来,只见他的身体微微轻转,一个黄衫书生顿时出现在神主的面前。

“哈哈……”黄衫书生与神主同时指着对方的鼻子大笑,

咕咚!这次吓昏过去的是刚刚跑进来的云大妃子。

不多日,在天音圣殿之前,就多了一个黄衫书生。

一来到天音神殿前,黄衫书生便放开嗓子大唱:“哎一路来到圣殿山,圣殿山上好风光,凤凰飞来筑凤巢,玉阶台上好清修……”

但黄衫书生刚刚兴致勃勃地唱了两句,就有二个俏丽的护殿使急速飞来:“呸!哪来的讨厌家伙?你在我们天音神殿前唱什么唱,真是班门弄斧,毫不知羞耻,不知道你唱的有多难听吗?”

黄衫书生一愣,一脸执着地说:“两位仙子姐姐此言差矣,我的歌虽然唱的难听,却是一片真心,难道们没听出来吗?”

一护殿使大怒:“哼,你纯粹是来这里猥亵神殿,还不快滚,想讨打么?”

黄衫书生也不跟两位护殿使妹妹计较,转身就走,但第二天一早,他又来了,这次他站在一巨石上高歌:“哎一路来到圣殿山,圣殿山上好风光,凤凰飞来筑凤巢,玉阶台上好清修……”

巨大典雅的圣殿大门缓缓开启,两队俏丽的护殿使飞快的并排而出之即,一个戴着教皇之冠,美丽的令人窒息的白衣丽人,玉趾轻移间幽幽走出……——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