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观念不同

林佳的反应很快,在看见电瓶车直奔钱宝而来时,手已经揽住了她的肩膀。

钱宝是个反应迟钝的家伙,察觉到他焦急的情绪,这才看见朝她开来的电瓶车,可身体应该随着林佳动的她,却下意识反作用力,想挣脱他的手。

人在遇见突发事件时,大多数的人都无法冷静思考。

就像是小巷子里,一左一右两辆自行车面对面,最后的结局大多数会是两辆车的车头方向总是一致,撞在一起。

钱宝不是无法冷静思考,而是反射弧线过长,等电瓶车近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该让一让,才刚有动作。

那辆电瓶车车头一转,几乎变成了钱宝转到哪里,车头就在哪里,骑车的男人也慌乱了,甚至破口大骂,“你特么让开啊。”

林佳彻底垮了脸,将钱宝往怀里一搂,带着她挪了好几步,可电瓶车车头依然从他的后背擦过去,相当于用他的后背来减了减速。

后背被擦刮的地方瞬间蹿出火辣辣的感觉,林佳被撞得闷哼一声,身体晃了晃。

好一会儿,他稳住身体松开怀里的钱宝,低头看她一脸茫然才松了口气,转头怒瞪着摔在街上的三个人。

钱宝听到了林佳刚才的那个闷哼声,想起刚才如果不是他,此刻被撞倒的应该是她,脸色变了变,恨不得现在捞开他的衣服看看。

“西瓜碎了,都是你们!不长眼睛吗?你们瞎的吗?赔钱!”电瓶车上摔下来的女人,看着三十多岁,有些臃肿,摔得似乎不重,不关心还在地上的儿子、老公,眼里只有碎成渣的西瓜。

林佳正瞪着他们呢,如果不是被钱宝拽住了衣角,早冲上前了,这会儿听到这话,脾气按捺不住,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欠揍?”

钱宝见识过林佳脾气上来的模样,他就像是炮竹,很容易被点燃,之前在公司就差点揍人,一看他这个架势,连忙拉住他的手,“回家看看你的背。我们走吧。”

这一片小区,交通向来有些拥堵,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在一起,导致很多时候,行人必须小心的走在最里侧,才能避免被自行车、摩托、电瓶车撞倒。

林佳被撞到了背,一家三口也摔倒,真要论起来,其实两边都没责任,也都有责任。

钱宝没有跟人在大街上吵架的习惯,现在这样,对方肯定不会给补偿,他们也不会给对方补偿,就算是两方吵一架,最后也就是吵一架罢了,还能做什么?

林佳被她拽住,脚步停住,可拳头依然紧紧攥着,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对方。

吵闹着要赔偿的女人被林佳这架势吓得往后缩了缩,看他这副魁梧的身型,转头看向了才爬起来的男人,缩到了他的身后,捅了捅他的背,“叫他们赔钱!”

摔倒地上的小孩不哭不闹的自己爬起来,转身一看西瓜碎了,这才尖着嗓子哭喊起来,“碎了,碎了。”

钱宝一看这一家三口的穿着,那辆电瓶车的破旧程度,能大概猜到他们生活的多么艰难,心中到底有些不忍。

林佳伸手拂去她拽着自己衣角的手,几步上前,拳头紧紧攥着,浑身都透着蓄势待发。

骑电瓶车的男人正一脸头疼的看着地上哭闹的孩子,衣服又被身后的女人拽着,看见林佳这副意图打架的架势,身体僵了僵,努力站直。

他只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在林佳面前显得特别的娇小,硬撑着站在原地,很轻声的嘟囔:“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这……”

他身后的女人看林佳真的打算动手,还朝他们而来,颤着嘴抖出几句话来,“你敢动手,我们,我们就报警,叫你赔钱。赔钱!”

“林佳!”钱宝看着周围渐渐聚起看热闹的人,那个小孩还在地上哭闹,上前牵住林佳的手,晃了晃,“走吧。回家。”

林佳还要挣脱她的手,却被她抓的更紧,粗喘了几声,恶狠狠的眼神扫视了男人和女人一圈,冷笑一声,转过身。

钱宝见他终于听劝,松了口气,有些担忧的看了他的背几眼,肉眼没看出来肿起,又略微放松了一些,拽着他往家里走,“回家看看你的背,还痛吗?”

“这种人就是打得少!打几顿就老实了。”林佳还有些愤愤不平,回头看了他们几眼,恨不得回头揍他们一顿出出气。

“这事也说不清是谁的责任,不管怎么说,打人总归不好。”钱宝不是个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更何况暴力能解决什么问题?

现在是法治社会,用暴力解决问题,最后能有好结果吗?

“怎么不好?打到他们说不出话就行了。瞧他们那副嘴脸,还让我们赔钱?呸。”林佳跟她说话语气都还有些冲,仿佛心里始终憋着一股火。

“撞得厉害吗?”钱宝忽略他情绪里透着的不满,忍不住掀开他的后背看了看,有一条红痕,看来是电瓶车的车扶手从他背上擦刮而过,留下了一条痕迹,“都是我不好,反应太迟钝。”

“你一直都是这样,我早就习惯了。”林佳把自己的衣服放下来,斜睨她一眼,压下心底的那些复杂情绪,脸上浮现出笑容,又揉乱了她的头发,“一直都是傻乎乎的。刚才在想什么?”

“没,突然就走神了。”钱宝帮他理了理衣服后面,握紧他的手,歉意的低头,“我不是不心疼你。只是不喜欢跟人争吵,也不喜欢打架。更何况你被撞了,不知道伤的厉不厉害,我不想你跟人争执打架。”

林佳原本心底还有些淡淡的不爽,不管怎么说,他是为了她而受伤,想揍那两个人发泄一番,她不但不帮忙还阻止,的确让他觉得她一点不在乎自己,没有一点心疼的感觉。

听到她如此坦白的说起,反而释然的一笑,长吁一口气,淡笑着摇头,“我知道了。”

钱宝紧了紧握着他的手,抿了抿嘴,仰头看向他的侧颜,“林佳。”

“嗯?”林佳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有些疑惑的转头看着她。

“虽然我不喜欢男朋友太过暴力,不过你刚才还挺帅的。”

林佳心底最后那点不舒服都消散了,大笑起来,捏了捏她的脸颊,“小傻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