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星武法则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救治启示

“我炙江愿意接受少主的差遣,我会即刻向我的家族出讯息,争取在一个月之内开始迁移,还请少主向家主引荐!而我自己则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完成我的卸任手续,然后赶往郎云星!”

这就是郎锋喜欢的痛快人,不过在他去往自己的封地之前,郎锋还是要先送他一件礼物的,就是帮他清除他身体上的那个诡异的诅咒,这对于他来说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级别的惊喜了。

不过这种惊喜也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而这种代价就是,那种令人难以想象的骨骼经脉尽碎的破而后立

最后郎锋将自己的决定告诉炙江之后,他已经欣喜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直接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且告诉郎锋,哪怕是这一次让星舰暂停这里进行一边检修来拖延时间,他也愿意,要知道,这可是一项要扣除半年奖励的决定!

两人商量好之后,郎锋就在这个所谓的前哨站中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修炼的房间,同时这个房间还靠近那个魔幻古阵,因为郎锋也想看看这个古阵对于这炙江的影响到底是来自何处的。

一开始,郎锋就动用了他的星魂之力引动上古星符的能量,准备对炙江做上一些禁锢,以防止他忍受不了痛苦做出一些事情造成自己的治疗失败,但是当他的上古星符之力侵入炙江的身体之时,他忽然就产生了一种非常恐怖的变化,整个人就跟一个漩涡一样吸收着能量。

而那些能量最终并没有被他应用,相反还以一种狂暴的力量摧毁了他的全部经脉,造成了这家伙的经脉现在就是一个碎片集合体了。

郎锋急忙以木系星魂之力查探,他的星魂之力刚刚进入炙江的身体,就被一股莫大的力气吸走。

惊异之下,郎锋运转司魂术,却现炙江全身被重创的经脉此刻正在飞的自我重组,开始的时候由于没有能量的支撑,他的身体竟然不断的掠夺周围所能接触到的一切能量,然后这些能量继续摧毁他的经脉,就这样进入一恶性循环之中。

现在,郎锋要抢时间了,他要凭借他五品巅峰的司魂之术,将那些破碎的经脉一一接好,再让炙江自己修复。同时这间小房间室中被郎锋布下了几个小聚灵法阵,此刻这些能量正打着旋儿被炙江吸收。

等到他的状态平稳下来,郎锋才静下心来开始琢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认真的检查过炙江,郎锋并没有现什么不妥,只是之前为他刻画的太古星符之力,现在似乎有一些沉淀在了他的经脉上,这一点郎锋也不知是好是坏。

为炙江续接经脉郎锋已经花费了数个小时,但突然之间,郎锋察觉到房间里的能量庞大且各系成分十分的不均衡,空气中的水系能量近乎消失,极不平衡的能量状态使这个房间包括外面连带的数百米范围充满了危险。

这个时候,郎锋动用了凤鸟,而就算是凤鸟也只能是苦苦的压制这些因为被破坏了平衡极度暴乱的能量。

这一切都是因为是炙江的的体内突然爆强大的吸力,阵中的灵晶立刻被消耗一空,同时周围散落的魂晶好像开了闸的蓄水池,能量不断逸散到空气中。

这下,炙江的困局是暂时解了,但还没等人松口气,他那还未苏醒意识的身体忽然开始像一个挑食宝宝一样,专门吸收水系能量。

如果是正常的挑拣也就罢了,毕竟大千世界,奇人奇功无数,从来就有一些人专门吸收单一能量修炼。

要命的是,炙江的吸收,是一种对水系能量近乎灭绝的压榨,这种压榨在极短的时间内生自然容易造成能量暴乱。

此时的情境已经不是单单压制能量乱流可以控制的了,郎锋二话不说立刻运转身法,来到炙江身边将手掌贴着他的背心查探,为除了炙江周围的地方还有一些平静的地方外,周围已经完全被能量乱流覆盖,着一定是他的身体中的气海出现了问题

一番查探之后,郎锋的心微微一凛,炙江体内的经脉在短短的时间内竟完全恢复,之前他为他刻画的上古星符的符文之力被打破,符文尽数在他靠近气海附近的经脉聚集成一个新的符图,现在这种情况完全就是那符图造成的。

“小马,快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郎锋虽然现问题所在,但是苦无解决之法,只好求助于小马。“呵,这是好事啊,为何不提前多准备一番,难道没了小马我做军师,你们做事就不过脑子吗?”

小马先是自捧了一下,就立刻告诉郎锋,炙江这种情境叫做星魂符脉化。简单说,就是身体固有星魂符透过体表向经脉聚合。

而且由于炙江吸收了上古星符的符文之力,后来又吸收了一些残余能量,所以现在他进入了星魂符脉化的最高等级,那就是拓展脉化,看那情形,似乎是要将全身经脉都完全用符文覆盖。

由于没有星魂符师协助,上古星符符文之力自我激,正疯狂吸收能量企图自组符文。

郎锋听完立刻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就是说只要他此刻介入,就能够减缓炙江疯狂挑食能量的状况。

于是立刻静下心来,回忆当初为炙江引导力量而刻画的星魂符,片刻之后,郎锋魂力化为细丝探入炙江身体,接续起了他经脉上的星魂符脉化过程,随着一个个符文落成,外界的能量逐渐平静下来。

郎锋现在的工作就好像是在给炙江的经脉穿上一件贴身的符文衣服,而且这过程他还不能随心所欲的顺着之前已经固定下来的方向顺势而为,不时的还要感受原有的上古星符符文之力的变化。

这是一件极耗费心力的工作。直到将近半夜时分,郎锋才将炙江的星魂符脉化工程结束,此时的他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能让一个星魂操控力已臻化境的人累成这样。可见工作的难度之大。

看着众人关切和担心的目光,郎锋摆了摆手,指了指炙江,连说话都省了,不到片刻功夫,周围那已经安静下来的能量忽然像是收到了召唤一般,尽数投入炙江的身体。

他的修为在众人的感觉中立刻飞上涨。大星爵顶峰星使一星、两星、三星四星,最后一直到了四星巅峰的状态才算是停了下来

炙江慢慢睁开双眼,立刻就感受到了自己暴涨的实力,突然间惊喜异常,却现自己没有多少力气欢呼,刚才的能量全部被脉化的星星魂符用来给炙江升级了,自是没给他留多少在气海和经脉中,所以他的虚弱很正常。

郎锋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星河戒中还躺着的那些曾经的黑死卫现今的血色利刃,在给炙江治疗的过程中,他现了上古星符的另一项妙用,而这种妙用可以用在那些星魂和身体分离的人身上。

常理来说,在一个人的经脉上覆盖星魂符,也就是小马所说的星魂符脉化,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就是在远古甚至是太古时期,这种手法也不常见,而且就算是实行,也是局部脉化,并不能像郎锋对炙江所做的那样将全部经脉覆盖上星魂符。

在无数前辈星魂符师的探索下,终于现越是高等级的符文就越是可以更好地将星魂符脉化进行的更完善。

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若是能得到上古星符之力的帮助,就有可能将星魂符脉化进行至完美的阶段,那样脉化后的星魂符将会为受符者提供乎想象的的助力。

只是上古星符的唯一性和稀有性使其非常难以被人得到,而且若非有大造化者,即使得到也根本不能参透其中的奥义,更别说利用它作什么事情了。

无数岁月,数不清的前人上下求索苦苦追寻而不得的东西,郎锋轻易得到并且还初窥奥秘,将之运用到星魂符一道上。就连那看似绝无可能的猜想也被其阴差阳错的验证了。

虽然郎锋信心满满,但是在咨询小马时,小马却告诉他,即使有上古星符之力帮助,星魂符脉化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施展的。当被问及为何时,小马告诉郎锋,星魂符脉化,讲究破而后立,星魂符只能被残破但拥有活力的经脉脉化。

得知这个信息,郎锋不由的为自己推广星魂符脉化的计划担心起来,这时小马又出一计,令郎锋欣喜不已。

小马是这样告诉郎锋的,破而后立很简单啊,将他们经脉打碎就行了,以你的能力,在打碎经脉的同时,保护他们不致灰飞烟灭很轻而易举,而且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死人了,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就算是星魂契合身体后也只能感觉到一丝小痛。

说小痛的时候,小马在郎锋旁边嘎嘎阴笑,让十分了解他的郎锋一头黑线。最后郎锋欣然采纳了小马的建议,可怜了那些已经为郎锋死过一次的小队成员,就算是已经死了竟然还要被郎锋折磨一回。

郎锋已经决定,将他们救活之后,所有的黑色血刃成员,马上会被编入一个新的团队,这个团队也是郎锋新拟建造的,名字叫做郎云星卫,因为一个星球总是需要自己的保卫力量的,但是郎锋不准备让帝国在自己的封地中驻军,所以他就必须自建一支人数不少于五万的队伍。

这支队伍可能建立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保证这支队伍的纯洁,必须是由郎家的嫡系来做,那这件任务就落到了这支星卫的手中了。

再次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计划,郎锋立刻就开始着手为他们准备星魂符脉化到经脉上的材料了,而且将之前没有放出来的那两百个家伙也放了出来,既然是好处,那就要利益均沾,不偏不倚,只是这些活着的家伙也要先被打碎经脉,这可是很痛苦和危险的,像是之前的炙江,就险些生危险。

所以,郎锋决定先炮制那些已经身魂分离的队员了,毕竟他们身魂回归之后,就算有痛觉,也是非常微小的,应对他们,郎锋可以放手施为,为之后的工作积累经验。

这是必须的,虽然说这支队伍的成员也有经脉,但是它们的生命本质毕竟不是人类,所以郎锋需要更充分的准备来应对这个问题。

恢复了一下自身的消耗之后,郎锋很快就展开了自己的行动,司魂术展开,每一个星魂都回归到了自己本身的身体之中,然后,郎锋狂暴的内力精准的攻入他们每一个的身体之中,就像是捏碎了一个鸡蛋一样很轻易的捏碎了他们已经干枯的经脉。

这个过程非常的短暂,而且也非常的顺利,那些家伙几乎都没有什么感觉,看起来确实是跟人类不一样,最后,郎锋早就准备好的星魂符飞了出去,以上古星符的符文之力加持,最终完全的侵入到了每一个家伙的经脉之中。

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样子就像是小蝌蚪终于找到了妈妈一样,然后疯狂的涌向自己的母亲。

紧接着,之前出现在炙江身体上的那种情况再次出现,只不过看起来要顺利很多,而且简直就好像是特意的给这个种族量身定做的一样,星魂符完全被脉化,整个过程顺利到郎锋都无法想象,而且完全不需要他的干涉。

这样的情景郎锋虽然没有预料到,但是却非常的喜欢,他现在就想看到最后的结果,如果一切都非常顺利的话,那他一定会去研究一下这个种族和人类只见的差别,然后再弄出一种方法令两者之间的距离最大化的缩小,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不就都迎刃而解了!

当然这第一批的脉化很是顺利,几乎到了最后,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折,但是等到了接下来的两百人的时候,意外就生了,虽然不如之前炙江那样的糟糕,但却也弄得郎锋焦头烂额,而且差一点还引起了反噬。

最后郎锋思考其中的差别,忽然间恍然大悟,其实差别不就是前面的那两百位,死过一回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Back to Top